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电力网

电力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电力网 » 水力发电 » 正文

300亿度四川水电面临“投产即遭弃”

国际电力网  来源:中国能源网  日期:2018-01-08

2018年已至,肩负着未来每年数百亿度清洁电力外送重任的雅中-江西±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以下简称“雅中直流”)何时落地却仍是一道无解之题。日前,本报记者多方求证获悉,这条屡次传出“年内获批”却“年年不批”的线路何时开工目前仍无音信,“十三五”期间能否投运也是未知数。

有专家估算,雅砻江中游水电建成投产后,若雅中直流无法同步落地,每年因弃水导致的直接经济损失将达60亿元,持续多年的西南地区弃水顽疾将进一步恶化。

在各方不断深入贯彻“绿色发展”理念的大背景下,为何清洁、低碳的水电“没人要”?这条四川水电消纳通道为何会陷入“难落地”的窘境?

“落点江西存争议”

雅砻江是中国水能资源最富集的河流之一,在全国规划的十三大水电基地中排名第三,其中中游规划总装机超1000万千瓦,共7座电站,其中4座计划通过雅中直流外送,涉及装机750万千瓦。

无论是水电工程建设,还是配套输电网建设,都应规划先行。据悉,早在“十一五”期间,国家电网公司就将雅中直流列为雅砻江中游电站的配套外送通道,但因电力发展“十一五”规划并未出台,这条特高压线路在国家层面并无具体安排。

电网方面将雅中直流落点选在江西的理由是:江西是华中地区唯一没有特高压落点的省份,当前人均装机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但江西省能源局电力处稍早前以邮件的形式告知记者,“‘十三五’期间江西不具备接纳‘川电入赣’的空间。”

据记者了解,雅中直流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早在2015年10月就已递至电力规划设计总院进行评审,但因落点问题长期存在争议,迄今仍未启动建设工作,但雅砻江流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雅砻江公司”)和国家电网均认为,该工程应落点江西,并已完成相应建设规划。

公开数据显示 ,“十二五”末,江西省人均电源装机0.53千瓦,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半。与此同时,江西省电网已形成500千伏骨干网架。国网方面受访专家告诉记者,从电源侧“一盘棋”、电网侧“一张网”、需求侧“一同价”考虑,江西是雅中直流最佳落点,可以有效促进电网互联互通;从增强电网优化配置能力方面来讲,雅中直流的落点选在江西“再合适不过”。

据上述国网公司人士介绍,国网在其“十三五”建设计划中已对雅中直流做了重点规划。

雅砻江公司相关负责人也对记者表示,雅中直流建成后可将四川水电基地电能直供江西负荷中心,改善整个攀西断面(攀枝花-西昌一带)的电力送出通道,实现大范围内的资源优化配置。“因为华中电网的紧密程度较高,不管落点在华中电网哪个位置,川电的消纳均可放在整个电网之中,所以雅中直流落点江西省并不意味着江西必须全额‘吃掉’外来川电。”

雅砻江公司在《“十二五”雅砻江流域开发规划》中也已明确提出,四川省第四回外送特高压直流工程(即雅中直流)拟建设1回输电能力1000万千瓦的±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规划起点四川雅砻江中游(盐源北部)地区,途经四川、云南、贵州、湖南、江西5省,初拟落点在江西抚州地区,工程计划“十三五”末投产。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十一五”、“十二五”国家电力规划缺失,雅中直流在此期间并未进入国家层面的工程建设规划,在已出台的“十三五”电力规划中,关于雅中直流“建与不建”的问题依然没有明确答案。对此,中国水利发电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给出的解释是,雅中直流的落点最初已定在了江西,但因江西规划建设大量煤电项目,遂于“十二五”期间否掉了雅中直流工程,且国家能源局也同意了江西的做法。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王亦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若关键的落点问题继续模糊下去,雅中直流这条输电通道就无法开工,每年将白白流失300亿度左右的清洁电力。“换言之,雅中直流与雅砻江中游电源开发成败有直接关系,以2015年开工建设的杨房沟电站项目为例,若该项目建成投产时雅中直流这条外送通道仍在纸上谈兵,四川省水电‘窝电’的情况将进一步加剧。”

“江西有何打算 ”

据记者了解,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四川省将雅中特高压外送问题作为“一号提案”上报,引起了国家层面的高度重视。随后国家能源局高层人士也曾多次赴四川调研,并提出雅中直流要“落点江西,辐射华中”。当年国网也多次组织召开雅中直流工程建设准备工作推进会。

相较于电源和电网方面表现出的积极姿态,江西对雅中直流的态度颇为冷淡。

“截至目前,江西省能源局未收到国家相关文件,告知规划雅中直流初拟落点江西抚州地区。”江西省能源局电力处在接受记者书面采访时回复,“目前江西电力系统规模较小(2016年用电量仅1180亿千瓦时,最高用电负荷不到2000万千瓦),如短期内接受特高压,江西将成为全国受电比例最高的省份,电力系统风险巨大。因此,我们考虑并已多次向国家汇报,在‘十四五’中后期再通过特高压引省外电力入赣。”

江西省能源局电力处进一步指出,目前,江西有“十二五”期间纳入国家规划、核准未投产火电项目864万千瓦,纳入国家“十三五”能源电力规划的信丰扶贫电厂项目和江能神雾萍乡煤电油多联产示范项目。“十三五”期间将有序推进这些已纳规火电项目建设。与此相对应的是,2017年6月公布的江西省“十三五”规划则提出,“加快形成煤炭快捷运输入赣通道,重点推进蒙西—华中煤运通道建设”。

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自2014年国家实施简政放权后,全国煤电建设不仅没有放缓,反而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建设高潮。2015年全国各地上马的火电项目有120个、新增装机7000万千瓦,规模为“十二五”之最。而在国家能源局发布的全国火电建设预警中,江西全部绿色,这意味着江西上马火电并不违规。

但王亦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全国火电产能已严重过剩的形势下,江西宁愿本省新建有污染的火电厂,也不要隔壁四川省清洁的水电,江西省拒绝雅中直流落点凸显出我国当前推进‘能源革命’的一个严重体制机制问题,即地方政府各自为政,只考虑本省的GDP,而无视无论对本省还是对国家整体层面来说都是最优的能源解决方案。”

王亦楠还认为,在能源低碳化发展的背景下,火电进一步扩容的直接后果是严重挤占可再生能源的市场空间,该建的跨省送电通道被搁浅、该输出的电力输不出去,省际壁垒和地方保护已成清洁能源发展的严重羁绊。

“矛盾如何 破解 ”

“按照《巴黎协定》,2050年以后将实现净零排放,将来谁接入水电多谁就占大便宜。否则,大量的风电、光伏没有一定量水电的配合,怎么能保证省内的能源需求。”张博庭表示,在全国煤电产能过剩的情况下,各省自然不愿意消纳水电,都想把GDP留在本省。“如果多收点儿碳排放税,江西或许就不再考虑建输煤通道了,而是转而去要雅中直流落点。”

除了“外来水电”与“本地火电”孰轻孰重之争,也有受访专家表示,雅中直流工程的落地问题已不仅是如何破解省际壁垒的问题,更是如何协调中央和地方政府关系的问题,更是如何落实国家重大战略的问题。

多位受访人士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国家战略还是需要国家层面的协调,最起码也是国家部委、国务院实施。毕竟涉及到各省利益时,问题就可能变得很难处理。

“要打破省际壁垒、让各级政府‘勇担责任’、增强大局意识,中央政府的权威作用绝不能缺位。”王亦楠告诉记者。

然而,一位电力规划方面资深专家对记者表示,像雅中直流这样的重大工程,必须要“你情我愿”,只有四川、电网企业、受端都同意,国家能源局才能推动下去,否则没办法落实、后患无穷。“所以,在规划设计之初,就要充分尊重各方意见,尤其是受端的意见,才可以真正实现资源优化配置,不能硬搞‘拉郎配’。”

社评:清洁能源消纳需站高望远

当前我国水电、风电、太阳能发电装机规模均稳居世界第一,但在电力供应相对过剩的当下,清洁能源多了,消纳也更难了。“千瓦”无法转化为“千瓦时”随之成为困扰可再生能源产业多年的顽疾。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清洁能源弃电量已高达1100亿千瓦时,其中又以弃水问题最为突出。2016年仅四川、云南两个水电大省的弃水电量就在500亿千瓦时左右,相当于北京全年用电量的一半。若雅中直流无法按期投产,未来几年即将陆续投产的雅砻江中游多座水电站将面临每年至少300亿度电力无法送出的窘境,本已十分严重的弃水问题将进一步恶化。

有鉴于此,国家能源局将促进清洁能源消纳列为2018年重点工作任务,并制定了一个极具雄心的目标——到2020年,在全国范围内基本解决清洁能源消纳问题。

“菜农种的菜不会自己都吃了,我们发的水电自己也消化不完。”四川某水电企业主表达了川滇水电业界的心声。内销不完,外送成了促进两省水电消纳的不二选择。

然而,通过输电通道外送清洁电力涉及到“送到哪儿”、“怎么送”、“送多少”等一系列问题。具体到迟迟无法落地的雅中直流项目,四川有四川的考虑,江西有江西的筹谋,其中还牵扯到水电开发企业、电网公司等诸多问题,需要全面考虑政策约束、电力供需、调峰能力以及经济性等多方面因素,科学选择输电通道的起落点,合理确定配套电源方案。

不难看出,解决四川、云南弃水问题的核心是要加大水电资源跨省、跨区配置,涉及多个市场主体,单纯依靠地方政府、发电企业和电网企业自行协调,很难化解利益诉求不一致而导致的矛盾,此时国家层面能否在更高维度统筹全局、协调多方利益至关重要。

可以预见的是,如果外送通道建设不到位,西南弃水问题将不断加剧。“十三五”期间,四川、云南规划投产大型水电2500万千瓦,约占全国新增常规水电的2/3。四川的雅砻江中游水电,需要新建一回特高压直流输电通道送电华中;云南依托乌东德电站和金沙江中游水电,需要新建一回特高压多端直流输电通道送电广东和广西。无论这些水电外送通道最终会否重演雅中直流的命运,当务之急是尽快协调确定受端省份,并加快通道建设前期工作,避免出现“电源投产却无处送电”的尴尬。

其实,三峡、溪洛渡、向家坝等大型水电站的运营经验已证明,跨省区配置的流域大型水电站,必须由国家主导,统筹研究其消纳方案和电网建设方案,并在全国电力规划中加以明确。

高屋建瓴的战略谋划固然重要,长远的眼光也不可少。

水电外送通道建设必须超前谋划,与水电开发协调同步。水电建设周期长,尤其是参与外送的大型水电站,短的四五年,长则十余年。因此,水电外送通道规划论证必须有超前意识,在满足全国合理电力流向的基础上,研究确定通道建设方案,确保输电通道与电站同步投产,保障水电消纳。

习近平总书记在提出“能源革命”时强调,“必须从国家发展和安全的战略高度,审时度势,借势而为,找到顺应能源大势之道”。用统筹长远之功,促进清洁能源消纳,便是实现能源转型、落实绿色发展的大势之道。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电力人物

黄金娟: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黄金娟: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记国网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计量中心高级技师黄金娟黄金娟,国网...[详细]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