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电力网 » 电力行业要闻 » 国内电力要闻 » 正文

两会上的煤电之争分歧未消 靠市场化运作

日期:2009-03-10    来源:中国能源信息网  作者:中国能源信息网

国际电力网

2009
03/10
15:36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码看新闻

关键词: 煤电 市场化

  “2009年将推进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继续深化电价改革,逐步完善上网电价、输配电价和销售电价形成机制,适时理顺煤电价格关系。”

  以往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极少明确提及电价改革,输配电价和销售电价的改革推进工作更是举步维艰。3月6日,一些代表、委员在审议讨论政府工作报告时,纷纷感叹:总理已经清晰地看到了煤电之间的问题,表明国务院对电价问题达到了空前的重视程度,电价改革有望破冰。

  陆启洲委员透露,国家有关部门早就开始制定电价改革方案,估计其出台为期不远了。事实上,陆启洲此次会上已经提交了有关电价改革的提案,听了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后,又急忙把提案撤回来了。他说:“我的提案作废了,但却看到了期盼以久的电价改革的曙光。”

  煤电巨头关系:争论时剑拔弩张,生活中是好朋友

  旷日持久的煤电之争继续在两会期间上演,代表、委员中有多人是煤电巨头的现任或离任掌门人,他们一直都站在煤电之争的风口浪尖上。开会期间,大家纷纷说,争论问题时剑拔弩张,但私下交往时则称兄道弟,是好朋友。

  3月4日,王显政委员说,煤电都是国有企业,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多年来,彼此互相配合,总体关系是好的,近年来有一些沟沟坎坎也是正常的。

  翟若愚委员说:“煤电不是水火不相容的关系,而是唇齿相依,谁也离不开谁,目前煤电的一些矛盾是很正常的。煤电之间的问题主要是价格体制还未理顺,‘计划电’和‘市场煤炭’导致了双方对待价格有不同的看法和意见,这不值得奇怪!”

  对于“煤电之争”,吴永平代表看得很开。3月5日,吴永平说,煤炭企业和五大电力集团合作一直很默契。从长远来看,煤电其实是一家,谁也离不开谁。大家出现分歧,是价格问题,是一家人吵架,最后还是亲兄弟。

  3月6日,陆启洲委员表示,煤电都是国家的基础产业,是一个链条上的紧密结合体,用“唇齿相依”形容是丝毫不过分的。

  煤电之争核心:煤炭企业暴富,电力企业全亏

  翟若愚委员透露,今年1月份全国五大发电集团均出现亏损,预计2月份会继续亏损。他测算,2008年五大发电集团共亏损300多亿元,但除去水电、供电等业务的盈利贡献,亏损可能高达600亿元至1000亿元。

  翟若愚委员说,我经常和陈必亭开玩笑说,你们是吃饺子或包子的选择问题,而我们是有没有饭吃的问题,电力企业已经到了在生死线上挣扎的边缘。

  陆启洲委员说,电力企业是政策性亏损,去年已经伤了元气,如果今年再亏损,对国民经济发展将产生不利的影响。

  3月5日,陈建生代表没有点评电力企业的亏损,他只是表示,冬天是否会来临,大家都可以有自己的判断,对于企业人而言,真正重要的是做好御冬的准备。他说:“我不认为煤炭行业目前的盛世能一直持续下去,相反,行业拐点可能随时出现。”

  据国家统计局2008年1~11月份的统计数据显示,煤炭企业利润同比增长133%,发电企业利润同比下降100%,这种情况在完全市场经济条件下是不可能发生的,同样,如果用计划方式配置资源也不可能发生。只有一方面放开、一方面控制才可能发生这么大的反差。

  电煤合同一直未签:电企海外买煤,煤企当做笑谈

  翟若愚委员说:“大唐已经从澳大利亚和东南亚购买了煤炭,加上运费等也比国内煤炭便宜。到海外买煤,把资源留给后人,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据悉,华能集团、华电集团等也与海外煤商签署了购煤协议。

  陈建生代表质疑说,看看他们能到国外买多少煤炭?言外之意是,到国外买大量的煤炭不现实。

  闻讯,陆启洲委员哑然失笑,他说,海外购煤的比例很少,买海外煤炭要考虑电厂的布局,如果电厂处于广东、福建和浙江购买东南亚的煤炭就比较划算。

  翟若愚委员也承认,目前大唐的主要电煤来源仍是国内的市场采购电煤,海外买煤并不一定是公司今年的主要采购方向。

  陈建生代表似乎有些不服气地说,我们和大唐近日就要签订合同了。

  3月6日晚上,记者在截稿前没有联系上翟若愚委员进行核实,但陆启洲委员表示,电煤重点合同未签,并不是说所有购煤合同都未签。

  电煤价格:煤企仍希望高价,电企寄希望降低

  翟若愚委员坦言,今年的平均电煤价格如能够与去年相比下降50元/吨,大唐集团就能够实现盈利,否则还会亏损。

  陆启洲委员的观点与翟若愚惊人的一致:“只有在现有煤价基础上再下降50元,电力企业才有可能盈亏平衡。”

  翟若愚委员说,希望政府短期内调整电煤价格,但电价调整涉及面太广,调整一分钱影响都很大,关系着千家万户,这让有关部门很难下决心,因此,电价的调整是很慎重的。

  陆启洲委员表示,电价形成机制的建立是一个渐进过程,很难预测电价改革的时间表。

  对于煤电价格升降的问题,经天亮委员认为,考虑到电力企业的困难,煤炭企业应该“稍微做点姿态”;但电力企业也应做些妥协,不能因为自身亏损就要求煤炭企业降价,自己也得挖掘潜力。

  经天亮还建议,政府应该控制增支政策的出台步骤,整治地方上的乱收费现象,减少煤炭企业的压力。他认为,煤炭企业不愿降价的一个主要因素,是最近煤炭增值税税率提高了4个百分点,相当于煤炭企业吨煤支出增加了20元。

  陈必亭委员指出,“煤电矛盾的根源在于电价不改革;电价改革的关键则在于电网的改革。”他表示,要扭转目前电煤的僵局,需要实施电力体制改革和电价改革,这样煤电产业链条才能理顺。打破电网的垄断,则是电力改革的最关键之处。

  据悉,神华集团等煤炭企业仍然坚持今年的电煤价格应该高于去年。

  电煤企业之间的异议很多,但共同的心声是:就让市场说了算吧!

  王显政委员说,煤电之争在于各方面的承受能力存在差异,煤电企业将来全面走向市场是历史的必然。

  吴永平代表说,只有靠企业的市场化运作,双方发展之后,找到一个新的平衡点,到那时候,煤电企业就不用再争了。

返回 国际电力网 首页

能源资讯一手掌握,关注 "国际能源网"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扫码关注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风电网 国际储能电池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 国际燃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