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电力网 » 水力发电 » 正文

张博庭:寻找水电开发制度上的缺陷

日期:2013-07-08    来源:能源网  作者:本站整理

国际电力网

2013
07/08
16:53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码看新闻

关键词: 水电 缺陷

    大力开发利用可再生能源是我国的重要国策,并已受到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然而,在我国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利用取得了巨大成绩的同时,也存在着一些问题。

    根据测算,去年我国由于弃风、弃水所造成的可再生能源的损失的电量各达200多亿度。与挽回风电的损失必须要增加调峰电源硬件的投入不同,水电的损失很大程度上是人为和制度上的缺陷所造成的,其中尤以云南水电的问题最为突出。

    由于季节性的水电丰枯出力差距巨大,云南电网的建设存在着巨大的矛盾。在如何建设外送通道的问题上,地方政府希望以枯水期的电量为依据考虑云电外送,以保障云南当地的经济发展需要。

    而负有国家南部电力能源保障责任的南方电网,则希望以丰水期的云南的电力考虑外送的通道,最大程度的利用可再生资源。两种意见博弈的结果,却导致云南水电在丰水期大量弃水,造成了极大的浪费。

    具体来说目前争议最大的就是一条金沙江中游送广西的“金中直流”特高压输电线路的建设。由于地方政府不支持这条通道的建设,云南水电的外送能力明显受到了制约。

    除去已经造成的弃水损失之外,根据电力部门的测算,如果目前云南在建的水电工程都按期投产的话,未来三年云南水电的弃水电量将高达900亿度。由于“金中直流”的建设目前仍没有开工,两年之内的云南水电汛期弃水已成定局。为此,一些水电开发企业根据阿海水电站建成后迟迟不能发电的教训,不得不有意延缓工程建设的速度,推迟项目的投产时间(例如建设中的梨园水电站)。这样做的结果,也许会让未来几年我国的弃水电量看起来不会再有那么惊人,但是,对于我国乃至全人类的温室气体减排和能源的损失,却一点都不会少。

    当年,由于二滩水电站每年损失20多亿度电的清洁能源,就触发了中国的电力体制的改革,而今天我们的损失已高达每年200多亿度电,但至今也未能引起国家有关部门和社会各界的足够重视。

    笔者认为这是因为,电力体制改革后,国家的水电开发已经交给企业去完成,国家的这些巨大损失,容易被误认为是企业经营的损失。

    事实上,一方面电力企业几乎都是国有企业,所有的损失最终一定是由国家承担的。另一方面,弃水的损失一定能够会加大整个发电行业的平均成本,而且最终一定会反映到电价中去,由全国人民来承担。

    针对目前的局面,有人批评是地方官员过于狭隘,不考虑大局为了本省的利益造成了巨大能源浪费。笔者则认为这也不能责怪地方政府官员,因为,在现有的政策和法律框架内,最大程度的保障和促进地方经济的发展是他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如果他们为官一任不是对地方经济发展、对当地的百姓负责,而只对上级负责的话,那么他就不配当这个父母官。

    这种情况在国际上也是一样。我们知道当前全人类正在遭遇过量的温室气体排放造成的生态难题。然而,在履行减排责任方面,每个国家的政府几乎都在争取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其实这才是最正常的。那么,全球的减排问题怎么办?只能依靠国际谈判,找到一种各方都能够接受的规则,共同来承担减排的责任。

    与必须依靠国际谈判不同,国内的问题并不一定非要依靠各方谈判才能解决。只要我们在制度的设计上科学、合理,国内各地区之间的矛盾是完全可以解决好的。

    水电开发的重要特点之一就是,一条流域的上下游、左右岸往往都是有矛盾的,如果中央政府不能从制度设计上避免这些矛盾,而把它交给各个地方去自己博弈,那么所有的问题都将和国际社会解决温室气体减排一样困难。

    世界发展的现实也已经证明,凡是制度设计合理的国家,都不会产生各个地方利益反复博弈的困境,因而水电的开发和利用也都搞得非常的成功。例如,法国是世界上号称最讲自由的国家,但是,他们却在水电开发的问题上没有自由,完全的依靠国家,避免了地方利益的博弈所带来的各种麻烦。

    目前法国的水能资源已经得到了最充分的利用,开发程度已经达到95%以上。美国是世界上号称最民主的国家,但是,他们在水电开发却的问题上却一点也不糊涂。

    美国的水电开发也不是完全没有竞争,而是由代表联邦政府的垦务局、田纳西流域管理局和美国工程师兵团,分别在三个不同的流域或区域内开发水电。这样的制度设计,不仅有了比较和竞争,而且也能够避免不必要的利益博弈。

    总之,在全球的范围内由于不可能有一个统一的政府权威,我们解决矛盾只能靠谈判。但是,在一个国家的范围内,我们如果没能在制度的设计上避免矛盾,那么处理某些国内问题将与国际问题一样困难。

    目前我们所遇到的云南水电的外送博弈,还只是一个局部的和暂时的问题,没有了中央的权威,在今后的水电开发过程中,各地方与中央,各流域的上下游、左右岸的类似矛盾和博弈肯定将会层出不穷。未来我们所浪费和损失掉的,恐怕也不仅再是每年几百亿的电量。

    因此,笔者认为我们不应孤立的看待目前云南水电外送所反映出的矛盾,而应该由此找出我们在水电开发体制和制度设计上的缺陷,从根本上克服地方经济与国家发展和社会的进步发生矛盾的弊端。

    具体到云南水电的外送矛盾,还有一条途径特别需要重视,那就是加速水电开发,尤其是龙头水库的建设。我国水电的丰枯出力不均,主要是由于龙头水库建设滞后,水资源的调控能力不足造成的。

    例如,根据规划我国雅砻江的龙头水电站锦屏一级和两河口全部开发之后,雅砻江各个梯级电站的枯水期发电量将超过汛期。没有了丰枯的矛盾,送出通道的问题自然就会简单得多。

    不过,非常不幸的是,当前的云南水电外送矛盾,已经严重的影响到我国水电开发的进度,因此,水电丰枯矛盾的解决,将会更加遥遥无期。

    未来在云南水电丰枯出力不均,与电力外送通道建设之间还可能形成一种恶性循环。由于水电是目前替代化石能源最重要的手段,所以,如不能尽快解决这些问题的话,受损失的不仅是云南、而且还将是我们整个国家,甚至是整个人类社会。

返回 国际电力网 首页

能源资讯一手掌握,关注 "国际能源网"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扫码关注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风电网 国际储能电池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 国际燃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