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电力网 » 电力政策法规 » 国内 » 地方法规 » 正文

行政处罚非法水电站仍无效,村民们该怎么办?

日期:2021-04-08    来源:津云新闻

国际电力网

2021
04/08
15:05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码看新闻

关键词: 腰坪水电站 非法水电站 水电站

看着一群群的鱼儿在村子一处房顶上游过,55岁的程永全发誓要拆除这座非法水电站。6年间程永全和其他村民为了这个目标,总共打了上百次官司。2018年12月,陕西省山阳县自然资源局向法院申请执行返还淹没在水库下方的村庄等土地,法院判山阳县人民政府“组织实施”。但截止到目前,法院这纸行政裁定书已发出二年多,位于秦岭南麓这个违法水电站,依然毫发未损。

为了被淹没的村庄,26多户村民提起刑事自诉,请求追究原腰坪水电站法人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及故意毁坏财物罪,一审以证据不足被驳回。上诉后,今年3月份程永全收到了二审裁定书,二审法院以一审法院程序违法为由,发回山阳县法院重审,这让程永全又看到了希望。

修水电站 强行淹没村庄

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杨地镇金盆村马河组十年前还是一处四面环山的普通山村,大约在明朝的时候村子就已经形成。村子里面有50亩平整的耕地,村民们世代种植药材。村子南面有一条金钱河,河水从村子中间穿过,村民们靠水吃水,洗衣做饭、浇田灌溉都用金钱河的水。

2007年秋冬季节,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杨地镇金盆村马河组突然出现了几个带着设备勘察的男子,有村民上前询问这些人在干啥,被告知要在这里准备修建水电站。

村民程永全很清楚地记得当年的情节:被告知在金钱河上修水电站后,过了没多久,一张黄纸上用毛笔写的告示贴在了村子里,一亩地赔偿1.8万元,土木房子每平米赔偿400元钱……“这张没有落款的告示,村民都不知道是谁家在修水电站。”村民程鸿远说。

“接下来,有工作组就进驻小村庄,希望村民配合搬迁。”程永全告诉记者,因为赔偿价格没有达成一致,村民和对方一直在谈判,这期间,几十名拆迁人员就把村子里还在使用的一所学校拆除了。

2011年7月31日上午9时许,在西安工作的程永全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说自己的家没有来得及搬迁就被淹没了,老娘告诉他“我差点被淹死”。得知消息的程永全立即驱车返回村庄。等回到家乡后,他发现原本山谷中的村庄已经消失,面前是一片汪洋,有一处地势比较高的房子顶部露在外面。

腰坪水电站大坝

2012年5月,修建好的腰坪水电站(又称山阳县腰坪水电开发有限公司)开始蓄水试发电。

没有任何审批手续 水电站如何修建?

村庄被淹没后,村民被先后集中安置在附近的山槐村,有村民很快就发现,安置他们的房屋出现裂缝、地基下沉、漏雨等问题。村民程永林说,他们房屋裂缝多达19处,有的宽度能放进去一根筷子。村民程彦群家里的裂缝有20处,其中有两处漏雨。

2015年,村民们走上依法维权的道路。村民向山阳县政府申请信息公开,希望县政府能公开水电站的信息以及村民安置情况。

山阳县政府责成林业和草原局、自然资源局、水务局、住建局等对26户村民答复。2015年12月3日,山阳县林业和草原局对村民提出的“腰坪水电站所占林地是否有国家相关部门审批”的问题明文答复称,“腰坪水电站占用林地没有任何审批手续”。

水电站无审批手续

“山阳县自然资源局向我们答复,水电站只取得19亩土地手续。但是这个水电站目测占地约有1500亩以上。”程永全说,山阳县住建局也答复称,安置村民的房屋没有在规划区,没有组织招标,也未履行招标手续。由于安置房没有履行报建手续,对于房屋质量问题,住建局表示也没有办法。

安置点违规建设

2017年11月3日,山阳县自然资源局作出“山政国土处字【2017】15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腰坪水电公司在没有办理淹没手续的情况下,于2012年5月开始占用淹没区1509亩,其中国有河流水面619亩、淹没区公路(国有建设用地)81亩,林地724亩、旱地(一般耕地)69亩、村民宅基地(集体建设用地)15亩蓄水试运行。

山阳县自然资源局处罚决定书责令腰坪水电公司退还淹没区非法占用的166亩土地,记者注意到,村民的15亩宅基地也在返还的范围内。同时,自然资源局给水电站开出了75万元的罚款。

行政处罚决定

腰坪水电站向商州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依法撤销山阳县自然资源局的处罚决定书。记者梳理发现,腰坪水电站称自己的项目是“应急的防洪、治涝等工程”,而自然资源局认为是“企业发电营利项目”。2018年6月11日,商州区法院驳回腰坪水电站的诉讼请求。

腰坪水电站随后向商洛市中级法院上诉,2018年9月21日,商洛市中级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处罚无下文 水电站依然存在

2018年4月3日,因违反《电力业务许可证管理规定》和《电力监管条例》等规定,国家能源局西北监管局责令腰坪水电站即刻停止发电。

2018年12月21日,山阳县自然资源局向山阳县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让腰坪水电站退还淹没区非法占用的166亩土地。

2018年12月24日,山阳县法院裁定由山阳县人民政府组织实施收回166亩被非法占用的淹没区土地。2019年9月17日,村民程永全以法院裁定书责令政府组织收回土地为由,向山阳县政府书面申请执行。

一份《山阳县人民政府文件处理单》上显示,对于法院裁定的让山阳县政府收回被非法占用土地一事,最后又回到了山阳县自然资源局,让其提出处理意见。

“也就是说,在山阳县自然资源局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后,法院让县政府组织实施,县政府又批示给了自然资源局。”程永全告诉记者,这样好像又回到了“原点”。

程永全告诉记者,依据《行政诉讼法》第96条规定,“行政机关拒绝履行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可以采取对行政机关负责人进行罚款甚至拘留。但是截至目前,山阳县法院裁定山阳县政府组织收回淹没区土地文书下发已经超过两年,水电站依然存在。

毁坏几十亩的被判刑 上千亩为何不起诉?

2017年8月20日,山阳县公安局曾对时任腰坪水电站法人刘明厚以非法占用农用地罪立案侦查,案件移送至山阳县检察院,山阳县人民检察院于2018年10月24日,对山阳县腰坪水电开发有限公司和被告人刘明厚,作出山检公诉刑不诉[2018]24号不起诉决定书。

山阳县检察院送达给村民们山检公诉刑不诉[2018]24号不起诉决定书时,告诉程永全,被害人可以申诉也可以自诉。于是程永全在2019年5月8日,依法提起刑事自诉,在经历了立案、开庭后,以证据不足驳回起诉。

“根据《刑法》第342条规定,非法占有农用地10亩以上就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而本案中,山阳县检察院认定非法占地1509亩属于犯罪情节轻微。”程永全对此表示困惑。

“同一时期,山阳县四通石场、山阳县永兴石场、山阳县丰东建材石料厂等企业的法定代表人非法占有农用地的行为,均被提起了公诉,以上企业违法占地均为几十亩,但均判处了6个月至2年不等的刑罚。”程永全说,腰坪水电开发有限公司非法占地1509亩,且采用暴力手段,强行蓄水将马河组村民的房屋以及室内财产全部淹没,还存在事后不认罪、不自动恢复土地原状、不赔偿被害人等情节,山阳县检察院应当依法提起公诉,且应当顶格处罚。

村庄淹没对比图

记者通过程永全提供的腰坪水电开发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联系方式及腰坪水电站留下的工商信息中的联系方式,试图联系对方,但是均被对方否认是本人。记者随后联系山阳县相关部门,工作人员表示对此事不是太清楚。

“这件事情我们已经开庭上百次,也因为此事我从一个普通老百姓,到现在已经通过了司法考试。”程永全说,违规建设水电站的证据非常充分,但是拆掉这个水电站怎么就那么难。

夹着装满材料的一个公文包,程永全6年时间里,一直奔波在西安、商洛、山阳县各级部门和法院的路上。他依然相信,被淹没的村庄终会浮出水面。“虽然过程很艰难,但是我不会放弃。”

返回 国际电力网 首页

能源资讯一手掌握,关注 "国际能源网"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扫码关注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风电网 国际储能电池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 国际燃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