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电力网

电力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电力网 » 核电 » 正文

从选址到建设,遭遇三大国际核事故,秦山核电站安全吗?

国际电力网  来源:人民政协网  日期:2019-07-09
  日前,随着美剧《切尔诺贝利》热播,再次引发了公众对核安全的担忧,核辐射究竟有多大的危害?核电站安全吗?日前,记者跟随“媒体核电行”采访团走进了我国大陆第一座核电站——秦山核电站一探究竟。

  “能量宝石”——一个秦山半个三峡
 
  “秦山核电站10km。”刚进入海盐县境内,便看到这样的指示牌。海盐县,始建于秦,浙江省最早的建制县之一,有着悠久的历史。如今又因为秦山核电站的建设,使海盐名声大噪。
 
  从海盐县城出发,驱车不到20分钟便到达秦山核电站,记者的第一站,是秦山核电科技馆。
 
  核电科技馆外观是一颗宝石——“能量宝石”,寓意核能是清洁安全的高效能源。
 
  “1千克U235裂变能量相当于2700吨煤”,科技馆入口处,一个硕大的水晶球上闪过这样的话。而秦山核电站的建设初衷正是要“奉献安全高效能源,创造清洁低碳生活”。
 
  资料显示,1984年2月,秦山核电的施工设计全面展开,1985年3月20日开工,1991年12月15日并网发电。
 
  秦山核电站的建成发电,结束了中国大陆无核电的历史,实现了零的突破,标志着“中国核电从这里起步”。尤其是秦山核电厂30万千瓦压水堆核电机组是我国自行设计、自行建造、自己运行管理的第一座原型压水堆核电站,被誉为“国之光荣”,使中国成为继美国、英国、法国、前苏联、加拿大、瑞典之后世界上第7个能够自行设计、建造核电站的国家。
 
  “核电是清洁的能源。”提起核电,秦山核电党群工作处副处长李旭宁也颇为自豪。
 
  “这是压水堆核电机组的模型,这边是重水堆核电机组。”在科技馆,李旭宁对记者介绍说。
 
  秦山第二核电厂共有4台65万千瓦压水堆核电机组,分两批建设。其中1、2号机组是我国“自主设计、自主建造、自主管理、自主运营”的第一座国产化商用核电站,实现了自主建设原型堆向商用堆的重大跨越,被誉为“走出了一条我国核电自主发展的路子”。
 
  和压水堆不同的是,重水堆采用天然铀作燃料,铀资源利用率高。秦山第三核电厂共有2台70万千瓦重水堆核电机组,是我国“九五”期间重点工程,是中国和加拿大两国迄今最大的贸易项目,被誉为中加合作的典范。
 
  “经过30多年的建设发展,秦山核电基地成功实现了‘中国核电从这里起步’‘走出一条核电国产化的道路’‘核电工程管理与国际接轨’的历史跨越,逐步形成了安全环保、自主创新、群堆管理的秦山特色。”秦山核电总经理助理徐侃说。
 
  数据显示,秦山核电基地目前共有9台运行机组,总装机容量为654.6万千瓦,年发电量约500亿千瓦时,是目前我国核电机组数量最多、堆型品种最丰富、装机容量最大的核电基地。在外界,也有“一个秦山半个三峡”的说法。
 
  “核谐共生”——秦山核电站已安全运行118堆年
 
  提起核电站,人们总会想起全球三大核电事故,以至于常常会“谈核色变”,那么,我们的核电站安全吗?
 
  “下面我带领学习一下今日的‘每日一条安全信息’,本期我们学习的主题是危险化学品管理……”在李旭宁的带领下,秦山核电的部分领导和员工正在进行每日一条安全信息的学习,这在秦山核电站是雷打不动的惯例。
 
  “一百减一等于零”“敬畏核安全从遵守程序做起”“人人都是一道安全屏障”这样的标语,在秦山随处可见,安全无疑是生命。
 
  安全到底在秦山有多重要?中核核电运行管理有限公司运行培训处副处长、曾经的操纵员刘全友应该有发言权。
 
  “操纵员”是核电站最为核心的技术工作,也有“黄金人”之称,要想成为“操纵员”可谓要经历“九死一生”。
 
  据刘全友介绍,一个操纵员的培训时间比民航飞行员还要长,一个大学毕业生到核电站,再到取得操纵员资格需要四到五年左右的培训,期间会经过层层选拔和淘汰,操纵员取得从业资格后每年要复训。
 
  “这么说吧,操纵员的资格考试基本是从早到晚,要用完一整支签字笔,写到手发软为止。笔试完了以后还有面试,非常苛刻。”回想起当年的考试经历,刘全友记忆深刻。
 
  正是在这样严格管理下,截至2018年12月底,秦山核电基地已安全运行118堆年,累计安全发电5500亿千瓦时。
 
  世界核运营者协会(WANO)的统计数据表明,我国核电机组的运行指标中80%以上优于世界中值,70%以上指标处于国际先进值区间,且呈持续提升趋势。
 
  截至2019年4月,我国核电机组已安全稳定运行累计300余堆年,未发生过国际核与放射事件分级表(INES)2级及以上的事件或事故,总体安全业绩良好。
 
  “核电的专业性很强,讲多了不好,讲少了也不行,所以容易造成公众对核电的误解。”徐侃坦言。
 
  在徐侃看来,“核电的科普除了要讲究技巧,更要有耐心。不要指望一次能把这些东西都讲清楚,要长时间进行。”
 
  “核谐邻喜”——百姓与核电站毗邻而居
 
  对于建在家门口的核电站,海盐人怎么看?
 
  “也不能说没有一点担忧吧。尤其是日本福岛事故时期,经常上网关注信息,还是有点担心。”采访中,一位海盐居民告诉记者。
 
  “秦山核电在选址期间遇到美国三哩岛核事故,在一期建设时期遇到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在一期扩建(方家山)期间遇到日本福岛核事故。”核电产业发展服务局副局长姚冬明介绍说。
 
  在日本福岛核事故发生以后,据海盐网络舆情信息反映,当年3-5月,政府发布核电相关主题帖54个,引发网民回帖1372个,累计点击94636次。
 
  但更多的人对核电站习以为常。
 
  现年74岁的周益凯曾是核电厂周边永兴村的书记,秦山核电一期工程开工时正在做村干部,他告诉记者,“我当时就觉得没什么问题,工程在建设期也支持了村里的不少工程,我也去核电站参观过。”
 
  “我们不断完善核电与公众沟通的方法,针对不同时期、不同对象,分别采用自发式沟通、立体式沟通和平等式沟通,作为化解‘邻避’危机的基础性工作。”姚冬明说。
 
  据介绍,秦山连续多年向全县每家每户免费赠送年画年历,在这些年历上重点告知环保部门的网址和中国核工业集团的网址,引导公众查看网站上公布的秦山核电站周围环境空气质量数据。
 
  同时,秦山核电每年都会组织几千名海盐县居民走进核电厂参观。2017年9月,秦山核电和海盐县共同建设的核电科技馆开始运营,对公众免费开放。
 
  而核电基地与周边居民的互动也更为频繁。
 
  “我们的房子都在海盐县城,退休的员工也基本都留了下来。”多年来,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人不断来到秦山工作,海盐已成为他们的第二故乡。
 
  周益凯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
 
  “核电站的工作人员都在海盐扎根,和我们本地人的孩子在同一所学校上学,这表示海盐肯定是安全的啊!”周益凯说。
 
  走在核电站中,李旭宁指着围墙外的蓝色房子说:“这都是当地老百姓的房子。”
 
  秦山第一个核电机组在1985年开工建设时,周边五公里内仅有100来人生活,一公里内甚至毫无人烟。但随着海盐的发展,当地村民的房子已经建到了核电厂围墙外。
 
  更让海盐人高兴的是,秦山核电作为国家重大工程项目投资近千亿元,项目建成投产后社会效益优势不断释放出来。
 
  据不完全统计,秦山核电已累计依法纳税363亿元,形成地方财税收入58.52亿元,支持社会事业超过4000万元。这既带动了海盐县经济社会各项事业的发展,又有力地携手海盐县共建“核谐福地”。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