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电力网

电力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电力网 » 核电 » 正文

从高从严从细保障核电安全

国际电力网  来源:中国能源报  日期:2019-07-05
  截至今年4月,我国核电机组已安全稳定运行累计300余堆年,未发生国际核与放射事件分级表(INES)2级及以上的事件或事故,也未对周边环境和公众造成不良影响,总体安全业绩良好。 
 
  黄海之滨的山东烟台,两台投产不久的核电机组、鳞次栉比的厂房、延绵数十里的防波堤掩映山水之间——这里是山东海阳核电站。与海阳核电隔海相望的辽宁大连,东北地区首个核电项目——红沿河核电站六台机组一字排开,与蓝天碧海融为一体。这两座核电站,正将源源不断的清洁能源送至千家万户。 
 
  安全是核电提供清洁电能的前提,也是其可持续发展的基石。核电企业如何保障核电机组安全运行,监管部门如何实现有效监管?记者日前跟随生态环境部组织的“媒体核电行”活动,实地探访了海阳、红沿河两座核电站。 
 
  安全环保重在细节 
 
  红沿河核电一期工程于2016年9月全面建成投产。2018年,一期四台机组持续保持高端稳定运行,在世界核运营者协会(WANO)48项关键指标中,有37项达国际卓越值(前1/10),占比达77%。此外,二期工程5、6号机组建设按计划稳步推进。截至今年5月底,工程建设实现连续安全生产2759天,目前这一业绩还在持续。 
 
  在红沿河核电厂区,记者发现,除水泥路面外,反应堆厂房和一些道路两旁的空地铺满了碎石。现场工作人员解释,若栽种植物,难免招引飞虫,有可能对机组电气设备造成影响,对此要严格预防。 
 
  对于日常安全监测,辽宁红沿河核电有限公司安全总监闫术表示,无论安全机制、还是日常执行,红沿河核电站都有一套完整的监测系统,实时跟踪海洋、气象等周边环境。 
 
  作为国家电投投资建设的三代核电AP1000自主化依托项目,海阳核电具有先进的设计理念,其两台机组并网至今发电量已超110亿度。“在紧急情况下,系统无需任何外界动力、且72小时内无需操纵员干预,在储备的大量冷却水驱动下,能够利用物质的重力、惯性、对流、蒸发等物理原理,自然冷却反应堆。” 山东核电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郭宏恩告诉记者。 
 
  同时,海阳核电将在国内首次实现核能清洁供热,预计今年年底,海阳70万平方米的用户就可率先享受到核能“温度”。郭宏恩介绍,每100万平方米核能供热,每年可节约标煤3.3万吨,减少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二氧化碳等排放各达546吨、516吨及8.6万吨,相当于替代15个10蒸吨小锅炉。而此过程中,安全保障将得到层层落实。 
 
  “热量从核电站进入用户家里,中间包含多层‘隔离屏障’。”郭宏恩介绍,一方面,核能供热利用核电厂汽轮机排出的蒸汽,将换热总站的水加热,再像燃煤供热那样将热水送入热力管网,热量才能入户。“换言之,核电站与热用户之间并未直接发生接触。” 
 
  人人都是一道安全屏障 
 
  据了解,为保障有效监管,红沿河核电公司不仅创建了“核安全独立监督3IRC模型”、风险分级管控与隐患排查治理双重预防机制等手段,还通过一系列形象、直观的培训措施,为安全增添保障。 
 
  “人人都是核安全的一道屏障。仅靠传统授课、下达文件等形式,效果或许有限。如何让员工更好、更快牢记安全要求?”红沿河核电站相关负责人介绍,以VR体验的方式还原作业环境,既能让作业人员身临其境掌握安全技能,还能增加其学习兴趣。 
 
  在VR体验中心,感应区设有高空坠落、窒息体验等9种体感模式,且每种模式均为真实场景再现。当记者选择“消防灭火”后,警铃响起,催促人员快速逃生。体验者可拿起灭火器参与救援,也可选择逃生路径模拟自救。这时,若选择一扇打开的电梯门,体验者就会“被困火场”,此番“陷阱”设置足以令人牢记“教训”。由于形式鲜活,该中心被作为样本推广至其他核电站。 
 
  在海阳核电站,记者经三道门岗及安检后来到要害区,硕大的地标随即进入视线。一右一左两个箭头分别指向1、2号机组,前者为蓝色,后者是绿色。放眼望去,1、2号机组厂房也分别涂有蓝、绿不同的标识。原来,颜色区分等方式也是保障安全的实用工具。
 
  郭宏恩介绍,现场所有标识,甚至包括工作人员手中的文件,均按不同机组特定的颜色来区分。“核电站70%左右的事故来自人因事故,为将失误降到最低,我们设置有16种工具,时刻提醒防止作业人员,避免走错机组、修错设备、操作不当等失误带来的安全风险。” 
 
  安全运行业绩良好 
 
  记者在上述两个核电站的短暂体验,只是我国核安全保障及其成效的缩影。据了解,从厂址勘探、初可研、可研、安全鉴定、初步环评、环境影响报告,再到建设运营,核电站诞生的每个环节评审都面临极为严苛的“门槛”,而且建成后每10年还要接受安全评审,根据实际情况判断与规划是否相符。 
 
  国家核安全局副局长、核设施安全管理司司长郭承站表示,截至今年4月,我国核电机组已安全稳定运行累计300余堆年,未发生国际核与放射事件分级表(INES)2级及以上的事件或事故,也未对周边环境和公众造成不良影响,总体安全业绩良好。 
 
  国家核安全局发布的2018年报显示,总体上,我国运行核电机组和研究堆状态正常,三道安全屏障完整,未发生危及公众和环境安全的放射性事件。生态环境部最新发布的《2018年中国海洋生态环境状况公报》也称,包括海阳、红沿河在内的十余个核电基地,邻近海域海水、沉积物和海洋生物中,放射性核素活度浓度处于我国海洋环境放射性本底范围之内。 
 
  “可以说,我国坚持了从高从严建立核安全标准体系。”生态环境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副主任柴国旱举例,我国核安全领域目前出台的两部法律、7部行政法规及29项部门规章,涵盖设计安全、运行安全、质量保证等方面,涉及从前期选址,到设计、建造,再到调试、运行、退役的全覆盖,分阶段陪审、许可,全天候7×24小时监督。 
 
  不过,多位业内人士同时坦言,目前公众接受度仍是制约核电发展的瓶颈之一。“要以现代先进的核电科普宣传与公众沟通理念,建立核电行业与社会公众的信任关系。让公众不仅听得懂、听得到,更要听得进、听得细。”国家能源局中国核电发展中心主任张旭波表示。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