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电力网

电力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电力网 » 行业要闻 » 电力观察 » 综合观察 » 正文

专家预测:未来十年我国用电量将维持低速增长

国际电力网  来源:中国能源报  作者:王改现  日期:2019-02-25
  2018年,我国全社会用电量达到68449亿千瓦时,增幅超过8.5%,而同期我国GDP增幅只有6.6%。时隔8年,全社会用电量增幅再次超过GDP增幅。对此有观点表示:我国用电量将再次进入高增长(用电量增幅高于GDP增幅)时期。但笔者并不认同这种观点,笔者认为,未来10年,我国用电量增速仍将低于GDP增速。
 
  用电量与GDP短期“背离” 不改变其晴雨表作用
 
  事实上,2009到2018年10年间的年均用电量增幅低于GDP增幅——10年间用电量年均增幅为6.6%,而GDP年均增幅为7.95%。换言之,用电量在过去10年平均增幅低于GDP增幅1.45个百分点。
 
  在过去10年中,有7年用电量增速低于GDP增速,只有3年出现了“反超”。具体数据为:2009年到2018年10年间用电量增幅分别为:6.59%、11.09%、10.74%、5.5%、7.5%、3.8%、0.5%、5.0%、6.6%、8.5%;GDP增幅分别为:9.4%、10.6%、9.5%、7.9%、7.8%、7.3%、6.9%、6.7%、6.8%、6.5%。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用电量增幅仅为0.5%,远低于GDP6.9%的增速,同时2018年用电量增幅是8.5%,是近年来首次高于GDP增幅。原因何在?笔者认为,2018年二者之间的“背离”主要原因是2014—2015年连续两年用电量增幅过低,导致基数较低,同时去年国内外经济环境比较复杂,用电结构、天气等综合因素也是导致用电增速提升的重要原因。而2015年二者之间的“脱钩”主要是国家去产能、去库存、调结构、抓质量、创效益等宏观调控政策不断发力的结果。因为电是特殊商品,不能储存,而煤炭、钢铁、水泥等商品生产多了,可以放在库房里,也就是说,2015年甚至2014年及以前生产的这些商品都可以在2015年出售,而这些产品并不需要消耗当年的电量。当年电量与经济发展不匹配不仅是在我国多次出现,在其他国家也同样存在。我们不能因为二者短暂的“脱钩”就否定其长期存在的“用电量增速低于GDP增速”的关系。
 
  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 已经取得初步成效
 
  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发展踏上了快车道。但不能否认的是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三高一低”(高投资、高耗能、高污染、低效益)产业遍地开花。尤其是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时,我国以鼓励用电拉动经济增长。当年10月,国务院发文废除了所有计划用电、节约用电的文件。地方政府不甘落后,也纷纷推出鼓励用电政策,大批高耗能项目恢复、上马,用电量也应声上涨,致使用电量增幅连续多年高于GDP增幅。比如从2000年至2007年,连续8年全国用电量增幅高于GDP增幅,其中2003年用电量增幅超过了15%,为几十年来最高值,高于当年GDP增幅6个百分点。
 
  但2008年金融危机前后,我国宏观政策调控明显变化。比如,电力工业将“上大”与“压小”捆绑起来,其它行业也是如此。尤其是十八大以来,中央明确提出经济发展要突出质量和效益,国家财政金融等政策不断发力,各项措施陆续出台,动真的、碰硬的,并进行严格考核。因此,以高耗能产业为主的第二产业发展受到了制约,而高端产业以及高附加值的第三产业发展步伐加快。反映在用电结构上就是,第二产业用电比重下降,第三产业用电比重上升。比如2017年全国第二产业用电量比重已经由2010年的74.7%下降到70.4%,而第三产业用电比重同期却有10.7%提高到14%。
 
  千万不要小看这几个百分点,因为这足以说明我国经济结构在不断优化。因为同样1千瓦时电用在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所创造的产值相差悬殊。2017年第二产业用电量44413亿千瓦时,创造GDP为334623亿元,单位电能产值7.54元/千瓦时;第三产业用电量8814亿千瓦时,却创造GDP为427032亿元,单位电能产值48.4元/千瓦时。也就是说,同样1千瓦时电用在第三产业上创造的产值是第二产业的6.5倍。产业结构的优化、用电机构的变化提高了电能的利用效率,同样的消耗却创造出了更多的产值。比如我国2009年、2014年、2017年用电量分别是36430亿千瓦时、55233亿千瓦时、63027亿千瓦时,创造的GDP分别是335353亿元、636463亿元、827126亿元,单位电能产值分别是9.2元/千瓦时、11.5元/千瓦时和13.1元/千瓦时。即2017年单位电能产值较2009年提高了3.9元/千瓦时。同样的电量消耗产出却大大提高了,这就是宏观政策调控、经济转型升级取得的实实在在的成效。
 
  新常态决定了今后10年 年均用电量增幅将进一步下降
 
  展望未来10年(2019—2028年),我国新常态下的经济发展仍将保持中高速,只是更加注重质量和效益,更加注重可持续性。在此大背景下,产业结构将进一步优化,用电量结构将更趋合理,用电增幅较上个10年会进一步下降。预计用电量年均增幅低于GDP年均增幅1.5个百分点左右。如果未来10年GDP增幅为6.5%,那么用电量年均增幅在5%左右,但并不排除个别年份二者重现“倒挂”。
 
  第三产业贡献率将进一步提高。第一产业为农业,所占GDP比重相对来说比较稳定,而且比重不是很大,2017年占7.9%。第二产业以工业为主,GDP占比一直超过50%。第三产业是服务业,长期以来GDP占比位居第二。但这一情况在 2013年开始改变,当年第三产业增加值比重首次超过第二产业,达到46.1%。2015年,第三产业增加值比重更是达到50.5%,首次突破50%。2018年第三产业增加值更是达到52.2%。
 
  但必须指出的是,一般西方国家第三产业GDP比重在70%左右,我国差距依旧很大。所以,我国高质量、高效益、可持续的经济发展任重道远。而经济结构的调整必将进一步促进用电结构的变化、电能效益的提升以及用电量增幅的下降,即同样的1千瓦时电,将比过去创造出更多的GDP。目前我国全社会用电构成分为4部分,即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和城乡居民生活用电。由于生活用电不直接产生GDP,而第一产业农业用电相对比较平稳且用电比重较小。第二产业是用电大户,长期以来其用电比重都在75%左右甚至更高。近几年略有下降,2018年第二产业用电量比重进一步降到69%。
 
  未来用电结构的优化,将不仅提高单位电能产值,也将进一步提高用电量对国民经济的支撑能力。比如,在过去10年中,用电量对GDP支撑能力是逐步提高的。2009—2013年GDP年均增长9.04%,而用电量年均增长8.16%,即用电量增速每提高1个百分点,就支撑GDP增长1.06个百分点。2014—2018年用电量年均增幅为4.88%,GDP年均增幅为6.86%,即用电量增速每提高1个百分点,就支撑GDP增长1.41个百分点。也就是说,过去的10年间,后5年(2014—2018)较前5年(2009—2013)用电量支撑GDP的能力大幅提升了。笔者认为,今后10年用电量对GDP的支撑能力会进一步提高,所以,期间用电量增幅将进一步降低。
 
  (作者系原国电福建电力有限公司党组成员)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