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电力网

电力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电力网 » 人物 » 人物专访 » 正文

国网四川电力董事长谭洪恩:力争用3至5年解决弃水问题

国际电力网  来源:四川在线  作者:梁现瑞  日期:2019-01-18
  “降电价、少弃水”,在四川,提起电力供应,这是最受关注的两大焦点。
 
  1月15日,省人大代表、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董事长谭洪恩到任四川后,首次接受媒体专访,回应社会热点,畅谈四川电力发展。
 
  A、 谈电价
 
  6年来首亏,全省完成一般工商业电价降价10%目标
 
  记 者:我们刚听说,国网四川电力去年出现了亏损,是6年来首次,为什么?
 
  谭洪恩:电价降低是一个重要的因素。2018年,全省完成一般工商业电价降价10%目标,绝对值是154亿元左右。其中,国网四川电力让利98亿元,政府财政和发电企业让利56亿元。
 
  为实现这个目标,国网四川电力出现了亏损,但结果是“亏了我一家,惠及千万企”,我们的亏损,换了千万家企业负担的降低,让很多企业轻装上阵,度过难关。
 
  “拉弗曲线”效应,“组合拳”持续放水养鱼
 
  记 者:继续亏损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谭洪恩:困难是暂时的,但我们对未来扭亏依然有信心。
 
  我们坚信,企业负担降低了,经营状况就可能得到改善,负荷需求稳步增长,整个社会用电量会放大,电力企业通过薄利多销,实现扭亏、增强发展后劲是完全可能的。
 
  电价有“准税收”的特征,税赋降低,社会活力会被激发,放水养鱼,税收总额反而会增长。这就是“拉弗曲线”的核心。
 
  记者:电力行业的可持续发展与降低社会用电成本是存在矛盾的,如何看待?
 
  谭洪恩:两个议题中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但这是需要智慧的。
 
  去年全省电力市场化交易额超700亿千瓦时,占全省电力总销售额的四分之一,创历史新高
 
  记 者:电价是如何降的?是行政命令“硬降”,还是通过体制机制改革的“软降”,抑或是兼而有之?
 
  如果仅仅是前者,人们担心,“硬降”会成为“短降”,一旦形势好转,电价又会上涨。
 
  谭洪恩:这是一套“组合拳”,其中既包括行政手段的“硬”的一面,同时又包括体制机制改革。
 
  一个重要的举措是加大电力市场化交易的力度。2018年,全省电力市场化交易的额度达到712亿千瓦时,占全省电力总销售额的四分之一,创历史新高。
 
  短期来看,这推动了电价的下降;长期来看,为实现让市场在资源配置过程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发挥了重要作用。
 
  此外,我们全面开展报装接电专项治理行动,实施“‘三省’+阳光”办电服务,让用电企业省时、省钱、省心。
 
  2018年,在国务院组织的营商环境评价中,四川省“获得电力”指标在全国排名12位,在营商环境7个评价指标中位列第一。
 
  增强 “降电价”获得感,需大力清理转供电“中梗阻”
 
  记 者:电价降这么多,但前期有些企业反映感觉不明显?背后原因何在?
 
  谭洪恩:重要原因是我们很多地方、园区存在转供电价,这个“中梗阻”的存在,抵消了降价的力度。
 
  过去半年,在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我们配合清理整顿转供电价,取得了明显的成效。
 
  下一步,还要进一步加大清理和检查力度,确保降电价的成效惠及更多终端客户。
 
  降电价和差别化电价要并行不悖
 
  记 者:如果无差别的大范围降低电价,会不会促涨高污染高耗能企业的发展,最终危及环境。
 
  谭洪恩:担心是必要的。所以,要一方面采取各种措施从总体上降低电价,同时坚定执行差别化电价制度,对于那些高污染企业,按照相关文件,严格实行惩罚性电价。
 
  一句话,电价的升降,着眼的是经济高质量发展,而不仅仅是一时的经济增速。
 
  B、谈弃水

  不能过度放大弃水的严重程度
 
  记 者:弃水问题是近年社会普遍关注的问题,我们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谭洪恩:关于弃水问题,我们需要客观理性地看,不能夸大,也不能缩小。
 
  首先我们要认识到,必要的弃水是一种客观存在,是由电力生产和电力消费的特性决定的,但社会对此有一些误解。
 
  有人这样算账:四川水电装机容量8000万千瓦左右,每天24小时满负荷发电量,年发电量就是7000亿千瓦时左右,而实际的发电量只有3000多亿千瓦时,两者的差是3000多亿千瓦时。
 
  很多人就把这个差视作“弃水电量”。问题是不能这样算。受自然灾害、检修等多种因素影响,加上来水也不能保障,所以电站不可能全年每天24小时发电。
 
  更重要的是,电力商品的特殊性,发、供、用瞬时完成,现实中,是不可能完全实现的,7000亿千万时只是一个理论值。
 
  就像记者,一小时能写了1000字稿件,但不能保证一年就能写出800多万字。
 
  而一些人不了解电力生产和电力消费的原理,放大了弃水的严重程度。这是需要澄清的。
 
  弃水较多,径流式占比较大是主要原因
 
  记 者:问题究竟有多严重?
 
  谭洪恩:不容否认,弃水问题确实比较突出。
 
  造成这样的结果,除了电力商品的特殊性外,根本在于四川水电本身的结构性问题。四川现有水电项目中,有8成属于径流式电站,没有调节性。
 
  形象地说,就是“直肠子”,靠天吃饭,水来了,马上要发电,下游如何没有“同步”消纳,就必然弃水,导致“丰余枯缺”。
 
  四川地处长江上游,最近几十年,水电装机大幅增长,相比之下,电力市场增长没有同步,加上外送通道不够,最终导致“窝电”。
 
  概括起来就是“四个不匹配”:水电集中投产和用电需求增长不匹配、外送通道建设和水电投产规模不匹配、水电发电特性和用电负荷特性不匹配、外送需求和省外接纳意愿不匹配。
 
  综合施策八字建议
 
  记 者:怎么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谭洪恩:一句话,还得综合施策,总结起来,就是四个词八个字:
 
  多用——大力发展大数据等绿色高载能企业。加快推进全川再电气化工作,实施电能替代工作。
 
  送走——加大外送通道的建设,通过特高压输电线路,把电力送到全国各地。
 
  控产——适度控制水电发展规模,适度建设一些流域可多年调节的龙头电站,同时清理取缔一批对生态环境有负面影响的小水电。
 
  统筹——呼吁国家层面,出台全国范围内消纳清洁能源配额制度,加大电力的产输销各个环节,以及风光火水各种电力类型的统筹调度力度,减少弃水。
 
  雅中—江西±800千伏直流特高压输电工程今年将动工
 
  记 者:几方面举措中,最难的是哪一条?
 
  谭洪恩:都很难,但都在积极推进。其中外送通道方面。水电外送电量连续5年超过1000亿千瓦时,5年累计超过6300亿千瓦时。
 
  2018年,在来水增长33%、水电装机增长6%的情况下,全网弃水时间同比减少48天、弃水电量减少18.4亿千瓦时,下降13.1%。这很不容易。
 
  今年雅中—江西±800千伏直流特高压输电工程将动工建设,力争明年投运,建成后,将很大程度缓解四川弃水压力。
 
  记 者:下一步,还有没有一些打算?
 
  谭洪恩:未来,国网四川电力将全力推动水电外送通道发展,加强落地协调,促进川电外送跨区消纳;
 
  切实增强受阻断面电网投资建设力度,加快启动新一轮农网升级,精心调度释放水电消纳空间,创新交易品种激发市场活力。
 
  同时,要按照省委省政府的统一部署,努力推动“电化四川”行动实施,全力推进水电消纳产业示范区政策落地,将政策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加快形成新的负荷需求;
 
  精准扶持重点和绿色载能企业,主动配合做好水电消纳产业示范区招商引资,支持不同产业聚集和错位发展,释放电力市场红利,力争2至3年基本解决弃水,3至5年总体解决存量弃水。
 
  “团结治网”,呼吁建立省级层面的电力建设统筹机构
 
  记 者:我们注意到,您提出一个新的理念,叫“团结治网”,怎么理解?
 
  谭洪恩:多样性有利于生态中每一个物种的发展。生物如此,经济亦然。四川从事供电服务的主体在300个左右,其中有央企,有地方,有国营,也有私人,这么多主体共同存在于一个空间,重要的是团结一心,和谐共生。
 
  记 者:怎么才能团结起来?
 
  谭洪恩:在我看来,重要的原则是分工协作,主干网应该统一,而配网可以协助配合。
 
  这需要顶层设计,高位推动。具体来讲,我建议在省级层面设立一个专门的“协调机构”,负责统筹电力的生产、输送、销售,以及不同电力主体之间的沟通协调。
 
  发电企业、电网企业、用电客户等各方团结治网,遵循电网统一规划,主网统一建设管理,共担安全责任,共享发展成果,推动治蜀兴川再上新台阶。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