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电力网

电力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电力网 » 行业要闻 » 媒体聚焦 » 正文

【深度】德国电价上涨的背后逻辑

国际电力网  来源:能源杂志  作者:范珊珊  日期:2018-10-12
  除了季节性的因素,德国的退煤计划以及碳交易价格的上涨,都将继续推高德国电价。
 
  每年夏季不需要空调降温的德国人,却在今年夏天经历历史上罕见的高温天气。居高不下的气温导致河水温度过高,煤电和核电机组冷却水用量受到限制,让电力系统压力倍增。电力供应的紧张带来最为直接的结果是,引发了德国批发电价一轮暴涨。
 
  2016年初,德国批发价格仅为每兆瓦时20欧元。当时,煤炭、天然气和核电站的电力产能过剩。而仅仅两年的时间,这一情况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今年8月,电力零售商通过莱比锡EEX能源交易所购买电力,批发价格已经达到每兆瓦时50欧元以上,相较于2月份增加了17欧元,这也是德国6年来电力价格的最高点。
 
  由于今年广泛长期的高温干旱天气,河流可用于制冷的水量已达到历史最高水平,限制了煤电厂和核电厂的生产,风力不足导致风力发电量降低,推高了电价。毫无疑问,电价大幅提高是受到季节性影响,但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这次电价的快速上涨也是一种信号,德国甚至欧洲范围都将迎来一波电力价格的上涨。
 
  这波电价的上涨给原已承受高电价的能源密集型企业带来了更多的挑战。
 
  ◆◆退煤与高碳价◆◆
 
  自2012年以来,德国批发电价首次突破每兆瓦时50欧元以上,业内人士认为主要原因就是德国退煤和碳成本的上涨。
 
  在某种程度上,德国能源转型也推高了电价。近期,德国政府一直在推动“去煤”计划,增加可再生能源以及天然气的使用,也给发电商增加了发电成本。就在今年夏天到来之前,德国政府成立了一个工作组——“退煤委员会”,委托其制定一项从德国能源结构中消除煤炭的计划,并最迟于今年底报告。9月18日和24日,该委员会召开会议,讨论在社会可接受的框架内退出煤炭发电的时间表,这一举措将深远地改变欧洲电力市场格局。
 
  退煤是德国能源转型到现在必须要讨论的议题。事实上,在前一阶段能源转型中,已建成的太阳能和风能项目补贴使得德国的电价很长一段时间在欧盟国家中处于高位。
 
  根据欧盟统计局的数据,2017年德国的一个家庭使用一度电必须要支付的平均费用是30.48欧分,比任何其他的欧盟成员国都要多。
 
  此外,另一个因素也影响了近期的电力价格——碳交易价格。欧盟排放交易计划的排放许可价格在今年内急剧上涨。据资料显示,二氧化碳排放的许可证从年初每吨7.50欧元上涨至每吨21欧元。
 
  欧盟的排放交易计划(ETS),即污染者必须购买和交易碳排放信用额,自十多年前实施以来,其运作状况不佳,导致排放许可证价格过低,一直处于5-7欧元之间。
 
  由于2008年欧盟一些国家经济发展速度放缓,许多免费配额被发放。欧盟立法者在过去3年中对该系统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其中包括建立稳定的市场储备,以消除市场上17亿吨的碳信用额。
 
  在行业人士看来,碳交易又回来了。并且,人们开始感受到这种影响。
 
  多年来,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是,欧盟排放交易体系并未按预期运作。而经历改革后,系统的问题已逐渐得到解决,市场参与者意识到碳交易价格的提升对能源价格意味着什么。
 
  但如果该系统按设计运行,会刺激政府和公用事业公司增加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
 
  过去一年中,碳排放价格大幅上涨,目前已经达到了每吨约20欧元。德国Berenberg银行预测到2020年碳价可能会上涨到每吨100欧元。这一快速上涨也让很多人认为碳是目前世界上最好的商品。
 
  碳交易价格的上涨也成为了推高电价上涨的另一个原因。德国咨询机构ICIS能源分析团队,模拟了四个煤炭淘汰情景及其碳交易价格上涨对德国电力价格的影响,认为德国煤炭淘汰和碳交易价格上涨有可能将德国现货电价大幅提升至55-60欧元/千瓦时。
 
  煤炭和褐煤产能的快速淘汰有可能在用电高需求和可再生能源发电不足期间造成供应短缺,导致一年中某些时段出现大幅电力价格飙升。
 
  分析师警告说,随着欧盟碳市场的定价现在已经调整到最初设想的水平,意味着它将进一步抑制化石燃料使用,高电价将存在很长的一段时间。
 
  而对于电价敏感的制造业,特别是德国中小企业来说,带来的压力也非常明显。
 
  ◆◆向下传导的成本◆◆
 
  德国有色金属协会表示,逐步淘汰燃煤发电可能给电力密集型产业增加50%的能源成本,这一成本大约为2.4亿欧元/年。
 
  位于德国西北部,一家钢铁制造厂已经拆除旧式照明设备,转而采用LED,修补机器以提高机械效率,并且培训员工如何节约能源。
 
  成千上万家同类的德国公司正在采取同样措施来减轻自2016年以来翻倍的电力成本带来的压力。
 
  这些规模较小的家族企业是德国大公司供应链中的重要环节,他们大约雇佣了近2000万人。然而,正是这些规模较小的公司以及家庭受到的影响首当其冲。像大众汽车公司、化学品制造商巴斯夫公司近2,000家企业巨头拥有自己的发电厂,并获得环境关税豁免,但较小的公司因为电价上涨支付更多费用。
 
  “我们一直在努力提高能源效率,”Georgsmarienhuette公司的发言人Klaus Schtke表示。该公司拥有1000名员工,并为大众汽车公司制造钢铁零件。“但是,依然无法抵消上涨电价所带来的新增成本。”
 
  不断上涨的成本迫使他们在昂贵的节能设备上花钱,并在未来几年内与供应商锁定价格。有些人甚至开始研究自己生产电力,而另一些人则将生产转移到国外。
 
  DZ银行对德国中小企业的一项调查发现,1/3此类公司的领导人认为电价对他们的业务构成了威胁。
 
  受到批发市场的影响,能源密集型的企业除了投资节能设备,提高能源效率,抑或通过在欧洲能源交易所公司购买期货合约来对冲未来更高的能源成本。
 
  不可否认的是,在完全开放的电力市场中,价格不是衡量转型成功的唯一标准。电力价格会伴随着储能技术发展、能源效率提高、可再生能源投资下降等,在达到峰值后降到一个更为合理的范围之内。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