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电力网

电力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电力网 » 行业要闻 » 国际 » 正文

一文看懂2018年全球核能展望

国际电力网  来源:核子资讯  日期:2017-12-07
关键词: 核电 核反应堆 AP1000
    2017年即将过去,中国、美国、英国、法国、印度、日本、韩国等世界主要能源国家在新的一年里对核电有着怎样的规划,且看2018年核能展望。

中国在先进核反应堆技术方面已经处于全球领先地位。

中国正在对包括钠冷快堆、高温气冷堆、铅基堆在内的先进反应堆进行研发。北京原子能研究院的钠冷快堆目前正沿着“实验快堆-示范快堆-商用快堆”的步伐稳步迈进;山东省高温气冷堆(HTGRs)正在进行高温测试;中科院核能安全技术研究所研发的铅合金液态金属冷却反应堆(LFR)实现了铅基堆核心技术的突破,整体达到国际领先水平。此外,多项SMRs也正在研发,与TerraPower的合作也在推进。

中国将在三门和海阳完成四台AP1000机组的建设,在荣成(石岛湾)开始建设CAP1400示范堆。

华龙一号已进入英国通用设计评估(GDA)的详细审查阶段。在Bradwell建造两座该堆型,是中国核电出口的重大成就,也是“一带一路”努力的一部分。

▲MOX燃料组件

中法两国同意合资150亿美元建立乏燃料后处理中心,该中心每年可以将800吨的乏燃料加工转化为混合氧化物燃料(MOX)。

美国基于类似技术建造的一座MOX工厂因超出预算时间表,能源部曾多次试图停止该项目。

美国取消南卡罗来纳州VC Summer项目(西屋公司的AP1000)已经引起业界的震动。与此同时,佐治亚州的Vogtle,正在推进两个类似机组的建造。

西屋公司宣布破产,而其新任首席执行官计划在2018年重整公司,但这个案子的复杂性让一些分析师质疑该公司的未来。东芝公司已经宣布出售西屋公司的计划,偿还债务。

由于天然气成本低,美国将继续关停核反应堆。

▲Indian Point核电站

在纽约,Entergy公司放弃了为Indian Point两座反应堆申请20年许可证延期的努力。资金充足的绿色组织确信纽约州州长Cuomo要求关闭这两座反应堆。

由于天然气价格低以及佛蒙特州(Vermont)的政治因素,Entergy公司不久之前还关闭了佛蒙特州的扬基(Yankee)反应堆。

Entergy还宣布计划在2019年关闭马萨诸塞州(Massachusetts)的Pilgrim反应堆。该反应堆今年完成最后一次加料。9月份能源公司扭转了密歇根州(Michigan)Palisades反应堆的关停计划,该堆将运行至2022年。

另外,Dominion还申请北安那(North Anna)反应堆延期20年(共计运行80年)。

美国和加拿大,先进核反应堆的研发企业有数十家,任何一家上市,最早也在2020s末或2030s初。

▲李克强会见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

到目前为止,TerraPower公司是唯一拥有雄厚财力、公布商业进度计划的先进反应堆研发公司。该公司与中国合作,计划在2020s中期建成第一个反应堆。

华盛顿特区的智库Third Way一直关注着先进反应堆的研发进展,并倡导为新兴行业提供政策和资金支持。

NuScale已经向NRC提交了50 MW的轻水SMR(LWR SMR)设计报告,以进行安全评估,并且有望在2023年在爱达荷州破土动工。同时,在LWR SMR技术领域,Holtec开放新泽西州的一个制造中心打算支持其160 MW SMR出口到欧洲和其他地区。

在加拿大,Chalk River核研发中心正在成为各类SMR技术和商业化的专业技术中心。它聘请了美国专家来推动这一进程,开发人员对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信息要求作出了积极响应。

英国正面临北海油气田枯竭危机,计划在未来十年内建造至少15座1000兆瓦的核反应堆,以维持电力供应,其中两座来自中国。英国还将积极开展小型模块化反应堆(SMRs)的建设,其规模为50-300兆瓦的常规轻水反应堆。为皇家海军建造小型反应堆的劳斯莱斯,正在推动政府投入资金支持新兴产业。

法国电力公司正在Hinkley Point兴建两台1600兆瓦的Areva(阿海珐) EPRs。该项目完成后将提供英国7%的电力。该项目的必需性,一方面是因为北海石油和天然气项目即将结束,另一方面是因为英国大部分第一代反应堆即将退役。

由于东芝的财政问题和西屋的破产,拟建西屋AP1000的Moorside项目处于暂停状态。2018年,不要期望这个项目的进展。

北威尔士的Wylfa项目是以日立ABWR(Advanced Boiling-Water Reactor)为基础的,计划在未来一两个月内完成GDA。据报道,日本政府试图重新启动出口工作,准备为相关堆型提供大量资金支持。

印度将继续保证西方供应商的利益,但更希望印度本土公司提供相关部件来设计建造国内相关反应堆(700兆瓦的PHWR)。

2018年,Areva让NPCIL(印度核电有限公司)要么完全致力于Jaitapur项目,要么退出。印度国有核公司对1600兆瓦机组的成本提出了异议,担心它们会吞噬掉那些可以用于该国其他地区较小PHWRs的资金。此外,NPCIL指出,在芬兰和法国的阿海珐 EPR 项目中,计划延迟和成本超支是值得警惕的。

俄罗斯已经为库丹库拉姆3号和4号机组浇筑了混凝土,并且正在为5号和6号机组进行细节设计。所有这些机组,都是1000兆瓦VVERs,都在印度南部的泰米尔纳德邦。1号机组和2号机组已发电运营。核电机组本地化主要是针对涡轮机等非核岛组件。印度已敦促Rosatom(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在长时间的核电建设中占据更大的份额。

日本由于福岛的灾难,正努力重启核反应堆。日本将继续进口液化天然气和煤炭,以弥补能源缺口。核管理机构已经告诉日本的公用事业公司,并不急于认证已关闭反应堆是否足够安全重新启动。

东电公司一直在努力重启柏崎-刈羽BWR型反应堆,这是最现代化的两座反应堆,但是行政官员拒绝了这个提议。该核电站发生了一系列小规模事故,但东电公司在报告这些问题上的透明度,并没有得到地区官员的信任。

韩国没有选择让核反应堆继续运行。韩国总统计划停止正在建设中的两座反应堆。美国维权人士迈克尔·谢伦伯格(Michael Shellenberger)帮助韩国亲核团体提出搁置关闭计划的理由。

▲韩国总统文在寅宣布“脱核”

前美国司法部长朱棣文(Steven Chu)警告韩国,关闭正在运营的核反应堆和取消新反应堆建设的后果。依靠煤炭和天然气的进口并不能弥补能源缺口。韩国高度工业化的经济需要足够的电力来保障。

他还指出,德国实施了类似的“绿色”能源政策,以消除核电,但最终通过增加燃煤电厂而伤害了公众健康。

事实上,德国已经扩大了褐煤煤田,导致更多的二氧化碳排放到大气中。这项政策只是给工业带来了好处,但是给普通的德国人带来了更昂贵的电费。

法国并不会放弃使用核能。每当政府发表关于关闭一半核电站的声明时,都会有一个警告,即全国75%的电力来自核能。

▲法国总统候选人马克龙可能会推迟降低核电占比计划

到2040s,全国所有的第一代900兆瓦机组就要退役,要替代这些机组,建设工作必须提前十年开始。

土耳其在2018年将有可能在其地中海沿岸的Akkuyu,破土动工建设1200 MW的VVER。

▲中国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专家向土方讲解中国核电优势

在黑海沿岸的Sinop项目以及在保加利亚边界附近的Igneada的项目,时间表不太确定。

Sinop项目的建设应该在今年开始,在2023年完成。日程表上暂时没有更新。

黑海柯克拉雷利省Igneada项目的谈判正在进行中。地址还没确定。WNA报告说,2014年11月,EUAS与中国国家核电技术公司(SNPTC)和西屋公司签署了一项协议,开始独家协商开发和建造一座四台机组的核电站,设计采用压水堆堆型AP1000或新的CAP 1400。

捷克共和国经过几次错误之后,可能最终为特梅林(Temelin)和杜科瓦尼(Dukovany)核电站投标。Rosatom希望把这些交易捆绑在一起,Areva和Westinghouse也是如此希望。

德国因关停一半核电站,正遭受高昂电价的痛苦挣扎,他们很想购买捷克国有电力公司CEZ的廉价核电。

罗马尼亚在切尔纳沃达(Cernavoda)拥有两座600兆瓦CANDU 6 PHWR反应堆,目前正在建造另外两座反应堆。中国核电集团子公司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CNPEC)与AECL前反应堆部门Candu Energy公司(该公司被出售给一家私营工程公司)合作建设。中国已经同意为该项目提供65亿欧元的资金。

匈牙利将在保克什(PAKs)建立两个俄罗斯VVER。俄罗斯方面认为这笔交易将使匈牙利拉回到其经济影响力范围内。

阿联酋在波斯湾的一个地点建造了四台韩国的1400兆瓦压水堆机组,耗资200亿美元。预计第一台机组将于2018年完工。该项目展示了韩国在满足时间表和费用承诺方面的专业知识,以及阿联酋在政治动荡地区和平利用原子能的情况。

沙特阿拉伯继续缓慢地开发一个核电项目,为两个1400 MW PWR型反应堆进行RFI型投标。韩国正在为KSA开发300兆瓦SMR,预计将像Rosatom一样竞标。俄罗斯方面因为声称目前已经取消了16座反应堆的计划,而成功获得了电讯服务。据报道,西屋公司也希望出价,但美国和沙特阿拉伯之间缺乏1-2-3协议将是一个问题。

南非继续疯狂地争取建造9.6 GWe的核电(81200 MW机组)。2014年,南非总统祖马接受了Rosatom提出的项目融资50%的建议,后者在采购过程中引发了政治反对,同时南非部分融资来自南非。

南非三名财长都告诉祖马总统,政府不能负担这个项目,现在正与能源部长就同样的问题争执不休。

由于标普下调了该国的债务评级,穆迪(债券评级机构)向投资者发出了警告,因此南非计划建设反应堆的更多麻烦在2017年11月下旬。彭博通讯社报道称,标准普尔评级将南非当地货币债务评级下调至垃圾级,而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也威胁要将其级别降至相同水平,从而增加了抛售风险。

越南在2017年取消了来自俄罗斯和日本的八座核反应堆的计划。原因有二:首先是它买不起;第二,虽然通过近十年的努力,但仍然没有机构和专业知识来管理。

阿根廷于2014年开始建设25兆瓦SMR。计划在2017年末进行首次装料,但具体日期尚未确定。

阿根廷计划与中国国家核工业集团(CNNC)合作,开始在750兆瓦Candu 6型机组开展工作。中国核工业集团(CNNC)也与阿根廷达成协议,共同建设一座1150兆瓦的华龙一号。Candu 6机组2018年将破土动工,“华龙一号”机组2020年将会有所进展。

另外,Rosatom原则上同意为阿根廷建设一个1200兆瓦的VVER,但是该项目没有宣布场地和施工进度。

巴西安格拉3号机组是一座1400兆瓦的压水堆,自2010年以来一直在建,预计于2018年建成投入使用。巴西计划在不同地点新建四至六座1000兆瓦的机组,但现在仍然只是计划,因为缺乏资金支持。

墨西哥希望在拉古纳·佛得(Laguna Verde)建造两座核反应堆。然而,这个项目需要一个包括美国公司在内的供应链。墨西哥与美国的1-2-3协议几乎是在奥巴马总统的领导下于2016年7月完成,在特朗普总统统治下一年多之后仍然处于闲置状态。

芬兰Olkiluoto 3号机组(Areva 1600 MW EPR)建设的痛苦终于即将结束,计划于2018年开始测试。在Fennovoima建造第五座反应堆Hanhikivi 1号机组(1200 MW VVER),Rosatom遇到了工期延误,但预计将继续。

▲Olkiluoto核电站EPR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