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电力网

电力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电力网 » 水力发电 » 正文

“十三五”最大水电基地四川消纳难题:有电送不出

国际电力网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日期:2017-07-07
    导读

四川水电资源丰富,建设有大量水电站,由于外送通道不畅,水电资源并不能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有效配置。“十三五”期间,四川将建成全国最大水电开发基地,同时还将推进风能、太阳能等新能源开发。除水电新增约1600万千瓦外,还将新增1060万千瓦新能源装机。如果不解决水电消纳问题,弃水电量还将加剧。

近日,随着“十三五”时期四川首条水电外送通道——川渝电网第三条通道正式建成投运,四川省的电力外送能力获得200万千瓦的提升。

不过,长期以来困扰着四川省水电的弃水问题,仍未获得实质性解决。2012至2016年,四川弃水电量逐年增长,并在2016年达到高峰。

西南地区由于水电资源丰富,建设有大量水电站。但由于外送通道不畅,水电资源并不能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有效配置。

华创证券电新分析师王秀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随着“十三五”期间西南地区新建水电站的陆续投运,如果不解决西南水电消纳问题,弃水电量还将加剧。

优化配置川渝电力资源

此次投入运营的川渝电网第三通道,起于四川省资阳市雁江区,止于重庆市铜梁区,总投资11亿元,全长327.5千米,新通道每年将增送四川水电70亿千瓦时。随着该通道的运行,不仅可以缓解四川省水电消纳难的问题,还将使得川渝地区的水电资源进一步得到优化配置。

但新增加的70亿千瓦输送能力,并不能解决长期以来四川省水电的弃水问题,2012至2016年,四川弃水电量逐年增长,并在2016年达到高峰,分别为76亿、26亿、97亿、102亿和141亿千瓦时。

国家电网四川省电力公司副总经理褚艳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弃水问题的背后,是四川包括水电在内的清洁能源开发的不断提速。

国家能源局2015年发布的《水电基地弃水问题驻点四川监管报告》显示,如按照2015-2020年四川最大负荷同比增速为4%左右预测,四川弃水电量将于2020年达到最大值,约350亿千瓦时,占当年水电发电量的8.64%。如按照2015年最大负荷达到3950万千瓦,在此基础上每年增加7.0%左右预测,2017年将成为四川水电弃水最为严重的年份,约190亿-200亿千瓦时,占当年水电发电量的5.18%-5.45%。

“十三五”期间,四川将建成全国最大水电开发基地,同时还将推进风能、太阳能等新能源开发。除水电新增约1600万千瓦外,还将新增1060万千瓦新能源装机。

“四川本省消耗不了,将有大量富余电力需要外送。四川目前最大外送能力只有2850万千瓦,长期存在严重的弃水问题。”褚艳芳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同时注意到,水电资源同样发达的云南省亦存在此情况。“十二五”期间,四川弃水电量约300亿千瓦时,而云南高达410亿千瓦时。

而随着金沙江、雅砻江、澜沧江、大渡河等流域的大型电站陆续投产,目前川滇两省已有的电力外送通道容量5320万千瓦将不能满足。根据初步估算,“十三五”和“十四五”期间,川滇地区还需要新增至少3条外送通道来满足增量水电送出需求。

西南地区由于水电资源丰富,建设有大量水电站。但由于外送通道不畅,水电资源并不能在全国范围内有效配置。目前跨区的电力调送主要靠政府协商,受纳地区如果增加外来电量,即需相应减少本地发电企业电量。

“很多地方为保护本地发电企业,对于外来电一直是限制的。比如云南,由于外送通道不畅,每年的电量约三分之一是弃掉的。”王秀强称,目前全国统一电力市场未建成,省与省之间仍存在用电壁垒,导致西南水电的外送一直受体制制约。

褚艳芳亦认为,就用电方式而言,我国是就地平衡的原则,强调所发电量就地消化。我国大量的清洁能源都在西部,但需求方都在东中部,资源是逆向分布,需要跨省输电。很多缺电的地区,宁愿新建煤电设备,也不要外来水电。这是因为如果建设燃煤机组的话,不仅可以发电,带动就业、提高GDP,还可以帮助上下游产业链发展。而如果单纯依靠外来清洁电,则不会产生上述带动效果。

四川推“节源开流”方案

西南水电的消纳困境,亦获得了高层关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称,要淘汰、停建、缓建煤电产能5000万千瓦以上,业界认为这将进一步为水电等清洁能源的发展腾出空间。

但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有些担忧,他认为电力消费增速随着中国经济增速下降而下降,造成目前的电力市场整体供给严重过剩,这也是近年来西南地区弃水问题的关键。

可以佐证的一组数据是,在四川省水电发电量逐年增长的同时,该省全社会用电量年均增长率已经从“十一五”的10.4%下降至“十二五”的5.4%。

对于本省水电资源消纳难题,四川省给出的解决方案可以概括为“节源开流”。

“节源”,即从水电站建设角度,进一步控制水电项目的核准进度。此前四川省政府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和规范水电建设管理的意见》明确,“十三五”期间将严控中型水电项目,全面停止小型水电项目。

“开流”,则是指从多个方面开拓水电消纳能力。

在四川省内,做法主要是推广“以电代煤、以电代油、以水代火”,2016年完成水火替代、自备电厂停发替代电量113亿千瓦时,同比增加33%。

在四川省外,积极协调其他省市建设水电运输通道。如目前四川与重庆之间,已经建成了洪沟-板桥、黄岩-万县2条500千伏川渝电网通道,以及此次竣工投运的川渝电网第三通道。

根据国家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四川将进一步建设电力外送的第四回特高压直流通道,项目总投资约312亿元。该通道途经四川、云南、贵州、湖南、江西等5省,额定输送容量1000万千瓦,每年可外送水电约450亿千瓦时。

在对四川省第十一次党代会报告做解读时,四川省发改委主任范波回应水电消纳问题称,经过长期努力,四川省作为“国家重要的清洁能源基地”已经基本建成,2016年年底水电装机已经达到7096万千瓦。

“2016年四川省弃水电量是141亿千瓦时。”范波称,四川水电弃水是必然存在的,只是有量大和小的问题,同时弃水主要是丰期弃水。要缓解这一问题,首先是要提高四川省主要水电站的水电调节能力。此外,四川省将部署开展电能替代工程,将清洁能源的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

对此,褚艳芳提出几条建议。第一是要尽快核准建设雅中特高压直流工程,解决雅砻江中游大型梯级水电站和攀枝花、甘孜、凉山地区1000万千瓦富余电力的送出;二是尽快启动白鹤滩特高压送出工程前期工作,解决白鹤滩水电站1600万千瓦,及攀西、甘南地区共约2000万千瓦富余电力的送出;三是尽快开展西南特高压交流电网研究,构建覆盖川渝、西藏负荷中心和水电基地的特高压交流骨干网架,化解目前“强直弱交”的巨大安全稳定风险和大面积停电风险。

不过,业内人士认为,交流特高压具有输送距离越长、输送能力越低的特点,且其投资大收益低,环境成本较大。因此,在建设交流特高压问题上业界一直存在争议。

褚艳芳认为,解决电力消纳难题,还需要加快构建全国统一电力市场。建立有利于打破省间壁垒、促进清洁能源跨区跨省消纳的电价机制和清洁能源配额制度。下达各省清洁能源消费比重硬指标,加大考核力度。通过全面推行碳排放交易等各项措施,为清洁能源跨区消纳创造有利的市场环境和条件。

“建议对于清洁能源占比完不成任务的省份,国家不再新核准其建设燃煤机组。同时加快形成大力消纳水电的政策导向,尽快把水电纳入可再生能源全额保障性收购范围,并享受电价补助政策。”褚艳芳建议。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