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电力网

电力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电力网 » 人物 » 人物专访 » 正文

周小谦忆:西电东送 全国的大局

国际电力网  来源:中国能源报  作者:贾科华  日期:2016-11-14

1大局

西电东送”是国家战略,有着很深的时代印记和历史渊源。

早在1988年9月,邓小平同志就根据我国各地条件不同和发展不平衡的实际情况,提出了“两个大局”的战略思想:

其中“一个大局”是,沿海地区要充分利用有利条件加快对外开放,较快发展起来,从而带动内地更好发展,内地要顾全这个大局;

另“一个大局”是,待沿海地区发展到一定程度,可以设想在20世纪末全国达到小康水平时,要拿出更多力量帮助内地加快发展,沿海地区也要服从这个大局。

到1999年9月,十五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国家要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西电东送”战略。“西部大开发”战略是西部的大局,也是东部的大局,是全国的大局。

为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2000年1月16日,国务院决定成立国务院西部地区开发领导小组。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任组长,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温家宝任副组长,成员包括时任原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主任曾培炎等。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在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单设机构,具体承担国务院西部地区开发领导小组的日常工作。曾培炎同志兼任办公室主任。2000年1月22日,国务院西部地区开发领导小组召开了专题会议,研究了“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初步设想,朱镕基总理作了重要讲话,部署了当时的重点任务。会后,我们迅速向国家计委基础产业司了解了会议情况,得知,西部地区大开发在能源领域的重点工作包括两项,一是“西气东输”;二是“西电东送”。

“西电东送”是党中央国务院的战略部署,是联接东西部能源经济的桥梁。“西电东送”涉及到把西部资源优势同东部经济发展相结合,涉及到全国电力结构的合理优化调整,涉及到把西部潜在的资源优势转化为现实的经济优势。这是一项从根本上实现全国能源资源优化配置的关键性、全局性、系统性开发战略。

2“西电东送”的由来

我国能源资源分布和消费特点决定了能源“北煤南运”、“西气东输”和“西电东送”的基本格局和发展战略。其实,我国从第五个“五年”计划即上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在电力发展政策中就明确提出了发展大电站、建设大型水电和火电基地,发展电网,实施大型水电和坑口电厂向外送电的原则。这个“向外送电”,实际上就是“西电东送”。

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根据我国东中西区域划分和长江、黄河、珠江三个经济带,沿渤海、长三角和珠三角沿海经济区的理论,在电力规划方面开始规划十大水电基地1.8亿千瓦和十大火电基地1.5亿千瓦。与此同时,在电网建设方面,开始部署葛洲坝水电向华中、华东送电,开发红水河向广东送电,开发黄河上游水电和陕西、蒙西、山西火电以及蒙东火电向华中、华北以及东北送电等工作。

可以说,到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国“西电东送”的北、中、南三个通道已现雏形。到了1999年底,“西电东送”已初步显现出优越性,在较大范围内实现了资源优化配置;扩大和优化了电网结构,缓解了东部地区如广东、京津唐等地电力紧张局面。同时,水火电站的开发建设也促进了西部地区的电力和经济发展。

3部署紧锣密鼓

朱镕基总理要求,在西部大开发中,公路、铁路、电力、水利、基础设施要走前面。

国家电力公司高度重视“西部大开发”战略和“西电东送”战略。2000年3月,国家计委准备向国务院作专题汇报,我们便应国家计委基础产业司的请求,帮他们提供了“西电东送”现状与规划的有关材料。同期,在3月21日,我们自己也召开了“加快西部地区电力发展战略研讨会”,时任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高严和副总经理赵希正出席了会议并发表了讲话。这次会议是研讨会,也是动员会。当天赵希正在研讨会总结讲话中说,“后天下午召开国家电力公司‘西电东送’领导小组会议,高总将亲自主持。”

国家电力公司“西电东送”领导小组组成名单

3月23日,国家电力公司“西电东送”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如期召开,会议就“西电东送”工作重点、总原则、规划思路、协调机制等进行了讨论和研究。会议决定成立国家电力公司“西电东送”领导小组。高严总经理任领导小组组长,赵希正副总经理、周大兵副总经理和我(那时我是总经理助理)任副组长。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办公室为领导小组的具体办事机构,主要负责领导小组的日常事务及联系工作,办公室设在公司战略规划部,由我兼任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由国家电力公司战略规划部主任姜绍俊兼任办公室副主任。至此,国家电力公司“西电东送”工作机构正式建立,为后续工作的有序开展奠定了基础。

4月11日,国家计委“西电东送”发展战略研讨会在京召开,会议由计委主办,国家电力公司承办。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陈锦华、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姚振炎、原国家计委副主任张国宝、四川省副省长邹广严以及4位特邀专家吴敬儒、蒋兆祖、陈望祥、罗西北出席会议,国家电力公司赵希正、周大兵和我也都参加了会议。会议由时任原国家计委基础司司长宋密主持。

6月7日,朱镕基总理就广东省负荷增加要求新建电源点作出关于广东当时不新建电源,加快“西电东送”的批示。据此,国家电力公司立即组织工作小组赴贵州调研,同时安排电规院开展论证。当时,四川省电力公司提出将川电调往东部,同时提出送电广东,并和华东就有关业务问题进行了磋商,福建也提出送电广东。这说明有关单位十分重视“西电东送”工作,形势很好。

7月10日,我主持召开了国家电力公司“西电东送”领导小组办公室第一次会议。会议确定了“总体规划、分步实施、突出重点、加强协调、全面推进、坚决制止重复建设”的“西电东送”原则。同时,确定了领导小组办公室的五项工作重点:

一是电源问题,即送什么电,送多少电,落实项目、资金;

二是送出问题,即加强电网结构研究及输电项目确定;

三是经济性问题,即对于环境保护及其纳税问题要予以充分考虑;

四是法律文件,包括协议合同的签署及监督机构等内容;

五是科技进步问题,即采取措施提高输电能力及依靠科技进步提高电网技术装备水平。

会上,我们领导小组办公室规划组做了《十五期间“西电东送”规划》的专题发言。根据这个规划,我们预计,通过南方互联电网,2005年送电广东330-350万千瓦,比2000年增加200万千瓦,加上广东投产的500万千瓦左右,净增700万千瓦,在不考虑三峡送电的情况下,能够满足广东省要求。按照当时规划,“西电东送”广东电力在2010年争取达到800万千瓦,2015年达到1200万千瓦。

会议还要求,要抓紧四川水电开发研究。首先要把消化二滩水电站电力作为“十五”首要任务,要求四川和重庆电力公司保证“三公”调度,每月定期向社会公布各发电厂的发电量。第二,委托有关咨询机构对四川水电特别是瀑布沟、锦屏一级和二级等大型水电站如何开发、开发时序、东送华东还是南送广东以及与金沙江水电外送的关系、通道布局等一些列战略问题进行专题研究。另外,还要开展内蒙、山西煤电基地开发与送电京津唐时序研究;开展外送电网电压等级、输电通道、经济政策等研究。在这次会议上,我们规划“西电东送”将形成南通道、中通道、北通道三个通道的架构。

4朱镕基:送广东1000万千瓦要落实,否则总理不好当

2000年8月2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2005年向广东送电1000万千瓦。

9月6日至10日,曾培炎主任到云南考察。期间,时任云南电力集团公司总经理朱志强陪同时任云南省省长李嘉廷在大理向曾培炎主任就云南实施“西电东送”、“云电外送”战略规划进行了一个半小时的专题汇报,曾培炎主任对汇报给予了充分肯定。

曾培炎主任考察期间表示,云南要抓好西部大开发机遇。他说:“今年广东已缺电,广东‘十五’规划要求新发展1500万千瓦装机,包括火电、核电,中央研究把能源建设放在西部,支持西部大开发,要求广东基本不搞或不搞(新电厂),广东有看法,认为税收到了外面省份去了。中央认为有个大局,当年沿海发展,西部是支持的,政治局会上,镕基总理对我说,送广东1000万千瓦要落实,否则总理不好当。‘西电东送’目前主要解决广东缺电问题,当然还有三峡东送、内蒙送华北等内容,但目前最紧急的是广东。……今年广东(电力)紧张是由于油价上涨,小油机不发电,广东小机有1000万千瓦左右,(但)不可能全关……国家计委估算广东省‘十五’期间新增1000万千瓦电力差不多,云南省是水电资源最丰富的省,可开发9000万千瓦,我们承认云南(水电资源)不仅丰富,且可开发条件最好,付出代价最小。……云南重点是优先发展水电,国家计委尽可能缩短审批手续,现在国务院把一些项目审批权交给国家计委,希望你们不要错过机会,广东我们做他们的工作。……今年国家计委已建立水电前期基金。总之水电前期工作一定要抓紧。”

5“行动起来”

“十五”向广东送电1000万千瓦是国务院实施“西电东送”的重大决策,是当时国家电力公司的重点工作,也是国家电力公司的重大机遇,任务艰巨,时间紧迫,我们也下定了决心,尽最大能力按时、出色完成这项工作。

为落实国务院会议精神,8月29日,国家电力公司“西电东送”领导小组办公室迅速组织召开了第三次会议,专题讨论和落实国务院送电广东1000万千瓦的具体工作问题。我主持了会议,会议讨论了由公司战略规划部所做的“送电广东工程前期工作及建设计划安排”报告,并对具体工程项目确定了启动和完成时间节点。

两个星期后,在9月12日,国家电力公司又在北京召开了“西电东送”第二次工作会议,周大兵副总经理到会并讲话,我主持会议并做了总结,姜绍俊主任作了题为《行动起来,为完成国务院南方“西电东送”任务而奋斗》的报告。会上对各个项目进行了明确的部署和安排,标志着“西电东送”工作已经从论证转到行动,从规划进入实施。

当时我说,这次会议是西电送广东1000万千瓦的动员大会、落实大会。“我们只用了半天的时间,达到了会议的预期目标,我们要迅速行动起来,高质量、高速度、高效益地完成这个工程,让发电、输电、售电都能得到收益,达到三赢的效果。”

6“西电东送”全面启动

在9月12日的会议上,我最后还明确了在10月份要开工的项目。因为当时国家计委初步安排在10月份开一次“西电东送”广东1000万千瓦的现场动员会,并要求在开会前能有项目正式开工。根据这一安排,会议明确,争取在10月份开工3个项目,一是三万线,二是天广三回中的百色开关站和2号联络变,三是水电站中的引子渡和洪家渡。两个水电站因为当时尚未截流,所以不能开工。所以,会议提出,向国家计委提出报告,在可行性报告批复的同时批复开工报告,争取10月份开工。

11月3日至8日期间,为传达国务院总理对“西电东送”工作的重要指示,动员与落实“十五”向广东送电1000万千瓦工程的工作,由国家计委和国家电力公司在贵阳市共同召开了华南地区“西电东送”工作会议,并举行了一系列“西电东送”工程的开工典礼。其中,11月3日,国家电力公司在广西百色举行了天生桥至广东第三回500KV输变电工程开工典礼,5日在云南昆明举行了宝峰至罗平输变电工程开工典礼,7日国家计委和国家电力公司在贵阳召开了华南地区“西电东送”工作会,会上张国宝副主任传达了朱镕基总理对首批“西电东送”项目开工所作的重要批示:“‘西电东送’工程是西部地区大开发的重点骨干项目,必须全力以赴、按时完成,力争到‘十五’计划期末新增向广东送电能力1000万千瓦,这对开发西部地区电力资源,满足广东经济发展用电需要,提高双方整体经济效益,都有重要作用。‘西电东送’工程的开工标志着西部地区大开发拉开序幕,我代表国务院表示祝贺。”

8日,举行了洪家渡、引子渡和乌江渡开工典礼,并正式宣布三峡至万县500KV线路和宣威电厂五期工程正式开工。

上述7个工程在同一时期开工,标志着“西电东送”工程全面启动。

为完成“十五”期间向广东送电1000万千瓦的任务,2000年11月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李鹏委提出了三峡向广东送电300万千瓦的“西电东送”建议。国家电力公司根据这一任务和指示精神,于11月20日组织研究了三峡送电广东方案,并于2000年底前向国家计委提出了报告。

7南部通道

12月20日,国家电力公司提出了《中国电力工业“十五”规划与“西电东送”》报告,对“西电东送”进行了总体部署,提出了南、中、北三大通道具体建设方案。

其中,南部通道包括广东、广西、贵州、云南等省区,主要是将云南、贵州电力东送广东,目标是“十五”达到1000万千瓦。“十五”期间主要的东送水电电源项目包括:已建和在建的天生桥一、二级共252万千瓦,其中东送广东186万千瓦;新建水电洪家渡54万千瓦,引子渡36万千瓦,以及乌江渡改造扩机59万千瓦,共计150万千瓦。另外,利用贵州当地煤建设的火电项目包括:安顺电厂二期2×30万千瓦,纳雍电厂一、二期4×30万千瓦,黔北电厂一、二期4×30万千瓦,共计300万千瓦。以上水火共计450万千瓦,都要求在“十五”期间投产,到2005年实现向广东送电400到500万千瓦。云南省主要有在建的大朝山电站135万千瓦投产及现有的季节性电能,再加上建设曲靖电厂二期2×30万千瓦,开远2×30万千瓦和宣威二期2×30万千瓦的建设,到2005年向广东送电120-160万千瓦;再加由三峡送广东300万千瓦,总计到2005年达到送广东1000万千瓦。

与上述电源送出相配套,在“十五”期间建设的配套输变电工程包括:天生桥到广东现有的2条500KV的交流和一条500KV容量为180万千瓦的直流,再建设由天生桥到广东茂名的第3回500KV交流,以及由天生桥到云南昆明的500千瓦交流线路,经过广西到广东将云南的电力和天生桥的电力送广东;在贵州则要相应建设2条500KV的交流和一条容量为300万千瓦的直流线路经广西到广东;再有由华中(三峡)建设一条500KV300万千瓦的直流到广东,将三峡包括华中的电力送广东。以上共计2900公里的500KV交流线路、375万千伏安的变电容量和1955万千瓦直流线路、1200万千瓦的直流换电容量,总投资200亿元左右。

此外,我们还规划了2005年后向广东送电的工程,主要有广西龙滩420万千瓦水电站、云南澜沧江小湾420万千瓦、糯扎渡550万千瓦水电站、红水河上的光照120万千瓦和平班40.5万千瓦、乌江上的索风营54万千瓦和构皮滩240万千瓦等,这些电站争取在“十五”后开工。火电方面主要有贵州黔西电厂4×30万千瓦、纳雍二厂4×30万千瓦等,云南滇东4×30万千瓦火电基地的建设,以不断增大南部通道的“西电东送”规模,规划到2010年后,在“十二五”内再向广东送电1000万千瓦。

此外,还决定进一步开展河流开发规划工作,特别是澜沧江上游和怒江的水电开发规划,为进一步加大水电开发力度和“西电东送”力度做好前期准备。

8中部通道

中部通道包括了川渝、华中、华东和福建电网范围内的11个省市,其中“西电东送”通道主要为正在建设的三峡电网和三峡工程,到2008年建成后,可向华东送电720万千瓦,向华中送电1200万千瓦以及向广东送电300万千瓦。

到2010年前后,由中部通道外送三峡及川电约2000万千瓦。中部电网的总格局是由西向东,将长江干支流及金沙江等水电资源开发,除满足当地用电外,其余电力先向东,出川到华中电网,再由华中向南到广东,向北送华北电网;同时还要加强川渝电网本身的建设及以后进一步实现川渝与西北电网的互联,以取得长江和黄河的跨流域间的调节效益,以及与西北电网之间的水火调剂的效益。

在电源建设上,除了当时正在建设的三峡电站外,重点还要开发金沙江、大渡河、雅砻江上的水电站,这三条江是全国最大的水电富集区,是“西电东送”的重点开发区。在“十五”期间计划开工瀑布沟330万千瓦,主要供四川当地用。同时,抓紧溪洛渡、向家坝和锦屏一、二级,以及官地等“西电东送”重要电源点前期工作,另外还要求抓好金沙江中游的虎跳峡、白鹤滩、乌东德等水电开展前期规划工作,为远景水电开发“西电东送”做好准备。

预计到2020年前后,经中部通道东送2000万千瓦左右的四川水电。另外,中部通道范围内规划建设的水电还有清江水布垭(160万千瓦)、软水三板溪(100万千瓦)等电站。

9北部通道

北部通道包括现有的山西、蒙西送电京津唐,以及西北黄河上游水电和陕西、宁夏的大型煤电基地向华北、山东等送电。当时由山西、蒙西向京津唐送电,除3回500KV线路外,在“十五”期间内还要建设托克托电厂(6×60万千瓦)和岱海或正蓝旗电厂(4×60万千瓦),山西神头电厂扩建2×50万千瓦等,再建设4回500KV线路,向京津唐与河北南网输电。到2010年,由内蒙、山西等火电厂,向京津唐送电的500KV线路将在10回线路左右,预计“西电东送”1000万千瓦左右。

同时,在陕西北部神木、府谷、榆林地区利用当地煤建设大型火电厂向河北南网和京津唐送电,然后再进一步在陕西、宁夏等煤炭基地建设大型火电厂,向山东直流送电;开发黄河上游水电和进一步加强西部750KV电网建设,由西北电网向华北直流送电,并发挥黄河上游水电的调节性能强的特点,为华北电网调峰,取得水火调剂的效益。

黄河上游水电项目主要包括2001年开工的公伯峡水电站150万千瓦,还安排抓紧盐锅峡、刘家峡等水电站的改造扩容工作,同时抓紧黑山峡(200万千瓦)和拉西瓦(420万千瓦)水电站的前期准备,尽早开工。其中,拉西瓦水电站淹没少、移民少,在与龙羊峡水电站联合运行后将具有很好的补偿调解、调峰和灵活的事故备用电源的作用;黑山峡具有发电、防洪、灌溉的综合利用效益,其开发可以起到黄河上游河段的承上启下,调剂水量,提高河段水资源利用率的作用。当时我们建议,尽快决策这两个电站的开发,不宜再争论而错过这次西部大开发机会。

在开发这些大型水电站的同时,要抓好龙青段7.4万千瓦至28.4万千瓦的14个中型水电站建设。另外还要求建立一些天然气的发电厂(如兰州西固电厂、青海西宁电厂等)以及在甘肃建设风电场等。通过建设这些电站以及输电通道,既可以保证西北地区陕甘宁青各省区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用电,又可以实现向东送电,当时规划用10年左右或者更多一些时间实现向华北、山东电网送电1000万千瓦左右。

至于新疆的电力开发,主要是在区内自己平衡,由于与东部距离太远,直接送电的经济性尚需论证,因此当时重点在于实施“西气东输”工程。

10全国联网与“西电东送”

由于我国资源分布概括起来80%水电在西部、80%煤炭在北部,而80%左右的电力负荷和国民生产总值在中东部,决定了我国电力要“西电东送、南北互供、全国联网”。“西电东送”三大通道的建设本身就是全国联网的一部分,两者之间要统一规划,紧密结合,相互衔接。“西电东送”需要重点考虑在我国东西之间的资源优化配置问题,而全国联网相对于“西电东送”则侧重于南北之间及各流域之间的电网互联及跨国联网等问题,以及实现水火调剂,跨流域调接跨网的错峰和互为备用等资源优化配置的网络效益。

我们规划在“十五”和“十一五”期间实施的主要联网工程有如下几个工程:东北-华北联网工程(500Kv、100万千瓦);福建-华东联网工程(500Kv、100万千瓦);华北-华中联网工程(60万千瓦-120万千瓦);华中-西北联网工程(直流背靠背36万千瓦);川渝-西北联网。此外还有省网和大区电网互联,如山东电网与华北电网互联,以及山东与华东电网,广东-海南联网,还有跨国联网,“十五”期间重点研究由云南景洪经老挝向泰国送电工程。另外,我们当时还研究了俄罗斯与华北、东北的电网互联问题。

上述是“十五”的“西电东送”与全国联网工程规划及相应的电源建设,除西北-华北直流工程,华北-华中背靠背工程外,基本上按计划实现。至2004年10月,提前一年零2个月实现了2005年送电广东1000万千瓦的目标,满足了广东经济社会用电需求。至2005年底,全国“西电东送”共计约4500万千瓦,其中,南通道建成6交3直送电能力1300万千瓦(其中三峡送电300万千瓦,也可计入中通道);中通道建成三峡送电1200万千瓦,送华东2条直流420万千瓦及山西送江苏330万千瓦,共计2000万千瓦;北通道建成11回550KV送电1200万千瓦。

现在回头来看,1999年提出的“西电东送”战略是完全正确的。16年来,“西电东送”实现了全国范围的资源优化配置,为中东部地区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和环境保护提供了重要电力支撑;同时,“西电东送”推动了西部地区能源、资源的开发,拉动了当地经济、社会的大发展,真正让西部潜在的资源优势转化成了现实的经济优势。东西部地区实现了巨大共赢。有理由相信,未来随着送电规模继续扩大、清洁能源比重不断提升,“西电东送”必将取得更大成就。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电力人物

刘振亚出席欧洲输电运营商联盟2016年年会并作主旨演讲

刘振亚出席欧洲输电运营商联盟2016年年会并作主旨演讲 当地时间12月8日,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主席、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理事长刘振...[详细]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