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电力网

电力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电力网 » 智能电网 » 智能电网要闻 » 正文

广州变电站为何难以立足城中村?

国际电力网  来源:南方日报  日期:2015-07-08

2015年入夏以来,广州已经发布了4个高温黄色预警信号。然而在酷暑之夜,广州304个城中村的712万居民,却不得不忍受停电跳闸、无冷气可用的煎熬。从6月30日到7月2日,记者监测到30余宗城中村夜晚断电的投诉,区域覆盖番禺、白云、天河、海珠、荔湾、花都、南沙、黄埔等8个区的30多条城中村。

实际上,广州城中村夏季供电紧张的问题由来已久,而变电站等供电设备落地城中村受阻,则成为城中村供电难问题久未解决的主因之一。近日,记者蹲点“广州淘宝第一村”——番禺区南村镇里仁洞村,对该村从2013年开始的用电改造项目进行调查,了解首次在该村突破的“自筹资金建台区”模式。在此基础上,探讨广州城中村的供电难题。

现状

城中村仍是跳闸停电重灾区

“昨晚又整夜停电,没空调根本睡不成,我不得已又出去开房睡觉了。”家住天河区东圃黄村的居民赵先生向记者抱怨。他所居住的城中村从6月30日至7月2日连续停电三天,且停电时间逐日加长,7月2日直至中午11时仍未来电。

“停电意味着什么?家中包括排气扇、风扇、空调、洗衣机、电热水器在内的所有电器都不能用,整个出租屋就像一个又湿又臭的蒸笼。”梁永平居住的番禺区大石镇大涌路沙涌坊北大街,情况更加糟糕。他告诉记者,从4月至今,他的租屋几乎每晚都会停电,且每次停电时间从一两个小时到整晚不等。“这种突如其来,且不知何时结束的停电更让人措手不及。”他说。

与停电同样令人焦心的是,供电热线总是打不通。“每晚一停电我就打电话给供电局,根本没有人接。”梁永平说。家住天河区荷光路上社村的丁先军也曾多次拨打供电局的热线电话,第一天晚上得到的回应是突发故障,后来再拨打则无人接听。

从6月30日至7月2日,记者报料平台共监测到30余宗城中村夜晚断电跳闸投诉,区域覆盖广州8个区共30多条城中村。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城中村夜晚频繁停电不仅影响居民的正常作息——无法洗澡、做饭,高温夜晚彻夜难眠;更严重的是,城中村频繁停电还影响到外来人员在城中村开设商铺的生意。在白云区京溪路京溪东街京溪村经营一家牛肉拉面店的马先生告诉记者,因为夜晚空调无法使用,食客的就餐环境骤然变差,导致店铺客流量骤减。

城中村居民的切身感受,也得到广州市供电部门监测数据的印证。

上周广州持续高温,导致电网负荷大幅攀升,连续四天创新高。7月3日14时22分,广州电网负荷今年第四次创历史新高,达1499千瓦,较去年最高负荷增长5.05%。受到连日高温天气影响,“95598”供电服务热线迎来话务高峰,6月份的电话接通量达14.75万次,同比增长43.8%。其中,近40%是客户保障报修的,而跳闸故障主要集中在城中村地区。

“我们已经派出1200名配网抢修人员待命,121名客服人员24小时轮值接听电话。但是,客户打不进电话的情况仍无法避免。”一边是城中村停电居民因打不进热线而抱怨,一边是供电局抢修人员整晚反复抢修疲于奔命,双方的矛盾在酷暑夜晚集中爆发。

探因

违章建筑超出原有报装容量10倍

记者走访了居民投诉较多的白云区多个城中村进行调查,发现频繁跳闸普遍发生在晚上用电高峰期(19时至24时),最高一晚跳闸6次。记者实地走访的6个城中村,大多数新起和在建的宅基地楼都在7层以上。《广州市农村村民住宅规划建设工作指引》中有规定,“村民住宅建筑层数应不超过3层,且建筑高度应不大于11米”。

然而实际情况是,大量外来务工人员涌入广州,中心城区地价远超出这群以服务业为主要职业人群的承受能力,城中村便成为他们的主要聚集地。因此,大量城中村宅基地超高违建,以租给外来务工人员。

据调查,广州宅基地上的建筑数量有57万栋,保守估计以出租盈利为主的有15万栋。违章建筑超出了原来报装负荷的容量,“小马拉大车”导致城中村频繁停电。

广州市供电局局长助理徐兵介绍,城中村一栋居民楼作为单一产权人,只能作为单个居民用户申请用电,并按照4至6千瓦容量审批,而实际用电负荷超过100千瓦,远超标准。

“小作坊、小商场挤占普通军民的公用变压器资源,是导致城中村频繁停电的另一个主要原因。”徐兵说。以记者走访的花都区狮岭镇联合村为例,这里是皮革生产作坊的集中区。这些小作坊、小商铺按照居民用电标准报装,但是其用电负荷量却是普通居民用电的几十甚至几百倍。部分台区两三个小作坊、商铺就占用了大部分公变资源,严重挤占了普通居民的公变资源。

实际上,早在2001年出台的《广州市违法建设查处条例》(2012年修订),就要求供电、供水等部门在未经当地政府允许的情况下,不得向违法建筑物供电、供水,这样造成了城中村超高建筑无法通过用电报装等正常渠道解决用电需求。但是,通过私拉乱接、偷电转电等非法手段用电的现象随之而来。

记者在城中村走访时发现,大量“握手楼”之间电线密集交错,而这多为租户或商铺私拉乱接。“私拉乱接不仅是偷电行为,还存在安全隐患。其他线路搭在电线上走线是非常危险的。”广州市白云供电局西郊供电所的机修班负责人解释,一旦遇上下雨或者回南天,就可能短路跳闸,甚至引发火灾。

困境

变电站落地城中村受阻

“接到报障投诉,我们最直接、快速的处理就是抢修。”广州供电局新闻中心主任李燕萍说。据统计,2014年广州供电局共有低压抢修工单40126宗,城中村用电问题占60%。然而,据城中村居民反映,抢修的结果往往是几个小时之后再次跳闸,整晚反复。究其原因,抢修本是“治标不治本”的处理办法。

为了从根本上解决城中村用电难题,广州供电局计划在今年6月30日前投产8项迎峰度夏重点项目。但是到目前为止,仍有两个项目进度滞后,供电通道出现“卡脖子”现象。“220千伏木凯线、220千伏永福变电站两个项目落成时受到阻力,这直接导致今夏天河、白云、越秀的用电负荷受限。”徐兵说。

本是缓解用电紧张情况的配电设施,为何在落地城中村时频频难产?

“缺地、缺钱、缺配合是城中村电网改造的三大难题。”徐兵说。

城中村配电设备建设推进缓慢,缺地是关键原因之一。据广州番禺供电局南村供电所副所长辛平野介绍,若建设箱式变压器,需要用户提供42平方米用地,且四周须留1米通道,即空地面积为72平方米。而一座220千伏变电站的规划预控面积更是上万平方米。

与大量用地需求形成对比的是,城中村公共设施用地严重不足。由于缺乏统一的规划,目前城中村依旧沿用传统农村的管理方式,像这种以供电局为建设主体的供电配套建设,很难落实用地。

此外,“缺钱”是电网改造的另一大难题。“部分人只想得利却不愿意出钱。”徐兵介绍,虽然本次城中村电网改造,广州计划由市、区两级财政3年安排10亿元左右的专项资金补贴城中村用电改造,但实际上采用的是三方出资,按照“政府出一点、企业出一点、村里出一点”(即“三个一点”)的办法进行分摊解决。然而,城中村绝大多数不参与分红的外来租户,并不愿意出这份钱。

“有些住户以担心电磁辐射、风水不好为由,阻拦电网改造。”据了解,世界卫生组织的工频电场标准是5000伏/米,我国是4000伏/米,即便在我国电磁辐射标准严格于世界卫生组织推荐标准的情况下,仍有居民担心辐射影响。除此之外,记者走访时看到,城中村“握手楼”之间无法竖立电线杆,需要在墙上架街码走线。即便是仅仅在住户外墙上架一个街码,都会遭到部分居民拒绝。

突破

“自筹资金建台区”模式落地“淘宝村”

为了解决城中村用电难题,2012年至2014年,广州供电局共投入了约30亿元用于城中村用电改造,在2014年至2015年初,安排了约8400人次,与各属地区政府对接,对已确定的286条城中村进行全面摸查,编制完成286条城中村“一村一册”,明确解决每一个村用电问题的途径和主体。

去年6月,广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正式出台了《广州市城中村安全隐患整治2014—2016年行动计划的通知》,首次将“自筹资金建设台区”写入政府文件中。然而,城中村“缺钱、缺地、缺配合”的情况,一直阻碍着“自筹资金建设台区”模式的落地。

如今,在多方配合之下,广州市城中村用电改造终于有了成功的样本——番禺区南村镇,这其中就包括有“广州淘宝第一村”的里仁洞村。

“平时大概晚上7时开始,电压就不稳定,电脑无法工作。更严重的是,去年‘双11’的时候我有个老乡在接单的时候遇上停电,一直没复电,错失了好多订单。”记者在里仁洞采访时发现,断电问题曾严重阻碍该村租户的电商生意。

“这里聚集了大量电商商铺。在整个南村镇有频繁断电的村子中,这里一直排在第一阶梯。”辛平野解释,正因为如此,才把里仁洞村选为南村镇改造的村子之一。

番禺供电局和属地供电所从2013年开始探索解决城中村用电困境的有效途径,经历近两年时间,通过与镇政府、区政府不断的磋商和尝试,逐步确立了以“自筹资金建台区”模式为主,辅之以通过对投诉热点进行紧急基建立项、调整运行方式、“公改专”等模式多措并举、综合治理的思路。

在“自筹资金建台区”模式的基础上,番禺区还丰富了项目出资渠道,形成“两方出资加三级补贴”的模式,即番禺供电局与村委双方共同出资,并结合镇(街)政府、区、市三级财政补贴。

以里仁洞村新建的32号箱式变压器为例,市、区一级按照250元/千瓦的标准,补贴15.75万元;南村镇政府按照20万元/台的标准补贴20万元;村社自筹资金13.25万元,供电局投资约10万元。

“像这样的新建配变在里仁洞村已经建成10台,新建配变所覆盖的区域,今年从未发生过跳闸。”辛平野介绍,该村将在7月10日之前完成所有12台新增配变的建设,可保证该村从今至2018年的用电负荷。

记者随机采访了“32号箱变”对面的一家兰州拉面店老板,他租住的房屋就在店铺上面的四层。“我来这边开店5个月了,从来没有发生过停电跳闸现象。”他说。

“我们与南村镇16个村社签订了62项‘自筹资金建设台区’项目的投资意向书,将新增配变65台,容量41030千伏安。目前已完成频繁跳闸台区改造约50台,剩余项目于7月10日前全部竣工送电。据测算,到2018年,南村镇都可以安然度过夏季用电高峰,并满足用电负荷的自然增长。”辛平野说。“‘自筹资金建设台区’模式在这里突破,与南村镇政府和村民的配合密不可分。”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